皮皮夏 发表于 2017-02-22
作者:Knightche
字数:668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 深夜狩猎的华丽乐章(上)

  当老婆的舞姿定格,一切也尘埃落定。我施施然的走回了人群,由於过於优
美的舞姿,微醺后的大家,反而淡去了继续玩下去激情。简单商量了一下,定到
夜里两点深入林子狩猎。阿诚略带内疚的和我一起收拾残局没怎么说话,小雪、
优优和老婆三人则集体的去河边洗刷。阿龙和耗子沉默的在整理装备。

  人的心理就是这样的奇怪,兴奋过后总是会伴有淡淡的失落,就像高潮过后
的「圣人」心态一样,这时的大家反而少了笑闹,多了点沉寂。

  「阿诚,狩猎箭头(註1)准备了多少?」为了打破尴尬,作为大哥的我不
得不开始找些话题。

  「准备了五种大概四十个左右,铭哥」貌似阿诚是小心翼翼的在和我说话。

  「行,大概也够了。对了阿诚……」我突然的提高声调,阿诚仿似被吓到一
般,「铭哥~ !」心里觉着搞笑,看着阿诚渐渐惨白的脸,便决定不再戏弄他。

  「碳杆(註2)我准备了有十打,不够装狩猎箭头的去安上普通箭头吧」

  「好的,铭哥,我这就去」看着阿诚略微吁了口气的动作,我还是忍俊不禁
的轻笑了起来。

  「阿龙,装备都轻点齐备了吗?去我后备箱把箭杆拿来交给阿诚装好~ 」

  「好,铭哥」这个有着军人作风的阿龙,总是会第一时间执行我的话,不论
对错与否。

  「铭哥,我把弓都保养好啦,装备都分好了,我去帮阿诚装箭头~ 」小耗子
总是最会看人眼色,虽然他年龄最小,却也是我们几个人里办事效率最高的。

  「得嘞,去吧耗子,几部夜视仪的电池都检查一下,还有备用电池,该充电
的充电啊」

  「好嘞,铭哥去休息吧,还有三个小时呢」

  「好,忙去吧」都知道我不善酒量,而且大半天也没停的和他们喝酒,虽然
中间休息了会,这时也参杂着情绪的没了力气准备回帐篷睡会儿。

  刚躺下,老婆便飘然而至,轻轻的依偎在了我的身旁。

  「老公,这两年辛苦你了」

  「说什么话,反正这两年有五指姑娘陪着我嘛~ 」

  「去死,我说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生了咱们儿子以后就一点也没有
需求了,想想以前你出差三四天,我都会忍不住和你视频自慰的……」

  说话间,老婆的一直玉腿轻轻的盘在了我的小腹之上……

  「老婆,这没什么的,毕竟我是学心理学的嘛,也瞭解产后由於体内激素水
平的变化加之过度的劳累,对性需求减少也实属正常」为了减少老婆的愧疚心里,
我不得不给她小小的科普一下。

  「老公真好~ ,有一年没见小雪了,你看她是越来越有女人味了,不再是以
前整天跟在你后头的鼻涕丫头啦~ 」哈哈,果然,原来转折点实在这儿,女人本
来就是竞争心里很强的物种,看到小雪越来越优秀,自然会产生应激保卫心里。

  「是啊,身材也更加凹凸有致喽~ 」还是再加把劲比较好,老婆原来的样子
我真的是日思夜想。

  「老公~ 你真坏~ 嘻嘻,告诉你个秘密哟~ 刚纔我们三个去河边洗刷,发现
优优和小雪穿的都是你最爱的丁字裤呢」不得不说,老婆不亏是当初的大姐大,
手法相当的犀利啊。

  「你不是比我还坏~ 说实话,有没有趁机佔便宜?」以前的老婆可不是一般
的好色,小雪和优优可没少遭她的「毒手」。

  「嘿嘿,还是老公最懂我,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会错过呢」老婆假装坏人般
阴恻恻的嘿嘿笑着。

  「得啦,得了便宜还卖乖,让我摸摸流水了吗?」我知道老婆走出了阴影,
禁不住伸手向老婆的下身轻轻的探去。

  「老公~ 小妹妹早开始想你了,你看,她都开始流口水了呢」果然,老婆又
回到的以前骚骚的样子,这才是我的最爱嘛~ !

  不再多说,翻身便把老婆压在了身下,一场憋了两年的盘肠大战,因为妻子
的「回归」而拉开了序幕。

  老婆在床上一向是很主动,温软的小嘴顺着我的脖颈一路直下,当小舌头纠
缠上早已暴起的阴茎时,我全身不自觉的开始了颤抖。这几年的禁欲,对於我这
种性冲动频繁的人来说,是相当的难熬,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隐忍下去的,这几
年没有出轨,更没有吃过「快餐」。

  老婆的口技不是一般的强大,曾经我们打过赌,她说让我几分钟射,我就会
几分钟射。结果可想而知,在连续三次的实验下,必然是惨败而归。

  就在老婆用娴熟的口技为我服务的时候,我隐约间,看到帐篷外有一个黑影。
从影子的形态判断,应该是耗子无疑,因为看着手上还拿着一捆箭杆。

  「老婆,有人偷看哟~ 」决定还是试探一下老婆。

  「看就看呗,又不是没被看过」果然还是我霸气的老婆,说话间老婆已经拿
着我的大阴茎插进了自己的小穴里。边上下耸动着,边扭头看着帐篷外被篝火火
光映衬下时大时小的黑影。仿似被这样的偷窥刺激了一般,老婆的淫叫愈来愈大,
动作也在不断的加大,极有频率垂动的小屁股在我的腿上啪啪声不绝於耳。

  老婆一边动着小屁股,一边俯下身用嘴咬住了我的耳垂。这是我的死穴,话
说只要是我的耳垂一被刺激边会化身狼人~ !精虫瞬间的沖到了脑上,掀起老婆
让她跪在地垫上,用男人最爱的老汉推车式狂风暴雨般的操起了老婆~

  「老公~ 好爽~ 」

  「老公快点操我,我要到了~ 我要到了~ 」

  就在我精关大开的一瞬间,我忍不住猛的往前一顶。老婆由於我过大的动作,
整个人往那黑影扑去~ !

  「嗯~ 」帐篷外偷窥者被下了一跳,竟发出了轻轻的闷哼声,「怎么是个女
的?」我在不禁的纳闷中,拥着瘫软的老婆沉沉的睡了过去。

  「铭哥~ 嫂子~ 准备出发啦~ 」听到小雪的呼喊,我和老婆懒懒的爬了起来。

  看着老婆老婆真空的穿上冲锋衣、紧身速乾裤,我的小兄弟又迅速的向着它
最爱的小妹妹行了注目礼~

  「好坏~ 快起来穿衣服吧,我的小内内洗刷时弄髒了,还是这样不穿来的舒
服」哈哈,我不问,老婆果然是会自己想办法圆谎。得,何必拆穿呢,我那控制
不住的「淫妻」心里。

  「好嘞,咱们今天就比一比怎么样?」

  「好啊,清晨结束时就按猎物的重量算,输了的怎么办?」

  「输了的给对方做一天奴隶怎样?」我知道,老婆是最禁不住刺激的,筹码
越大,越容易上钩。而且,嘿嘿,如果真是一天的奴隶,我就更好的能淫我的小
妻子喽~ 「输的不能赖皮!」

  「赖皮的看一个月儿子!」

  「好!走吧老公~ 」

  由於我和老婆的赌约,大家被分成了两组:我、阿龙、优优一组;老婆、阿
诚、耗子、小雪一组,老婆还为此进行了拉票,在两顿丰盛的晚餐的诱惑下,只
有阿龙被我强制的留在了身边。

  拿好装备,我们向着扇形的两个方向出发了……

         第二章 深夜狩猎的华丽乐章(中)

  走了大概二十分钟,从GPS上观察两支队伍已经在安全范围之外,便擡起
夜视仪仔细的观察了起来。林子里的树木很高,也很茂密。深夜时分即便是用夜
视仪也难以观察到猎物的踪影。至此,心里不禁有些小小的失落,但阿龙的手在
我肩膀上轻轻的一拍,兄弟间的鼓励,如期而至。

  我们三个继续的摸索着,顺着浆果从前进着。果然,在不远处,夜视仪显示
出地上面的高温区域,从形状上来看,应该是动物留下的尿液。

  「应该不会跑远」阿龙不亏是军人出身,传说阿龙在国际侦察兵障碍赛中可
以拿过冠军的人。

  「那个方向」我轻声指示着阿龙,优优也略显生疏的仅仅跟在阿龙的身后,
那蹑手蹑脚的样子惹得我差点笑出声音。

  「走,跟上」阿龙在前方开路,我已经把箭轻轻的搭在了箭台上(註1)。

  只是走了二十几部,阿龙一个擡手握拳的动作让我们瞬间停了下来。屏住呼
吸,轻轻擡起夜视仪,就在大约18米的距离上,一只瘦小的野猪正在浆果丛中
蹭着树枝。放下夜视仪,向阿龙和优优做了一个「准备伏击」的手势后,便用手
捂着双眼开始适应黑暗。

  为了伏击成功,我和阿龙先是换上了侵彻力更强的箭矢,成A字型向野猪包
抄而去,优优留在原地以防万全。我们大约停在了14米的位置,阿龙先放出了
第一箭,射在了野猪的侧腹,在野猪受伤擡头嘶吼的瞬间,我放出了第二箭,精
准的插进了野猪脖子的大动脉里。

  几乎是中箭的一瞬间,我和阿龙扭头便向优优的方向跑去。野猪也蹒跚的追
杀我们两个罪魁祸首。

  优优看着我们向着她跑来,紧张的问「怎么了?怎么了?」

  「野猪的生命力非常的强横,只有用放血箭让它失血过多才行,还好铭哥那
一箭插进了野猪的脖子里,最多2分钟」阿龙倒是满不在乎的拉着优优边跑边说。

  「嘿嘿,两年没用,看来技术没丢」我不好意思的说着。

  大约跑了一分多钟,只听「噗噔」一声闷响,可怜的小野猪终於走完了它生
命中最后一段路程。我们三人应声停下了脚步,相视而笑。

  「铭哥,咱们可真够幸运的,这样落单的小野猪可不找,嫂子那边肯定是输
定了」阿龙小呵呵的拎着小野猪的耳朵说。

  「那可不好说,你嫂子可是出了名的眼尖耳利」说到这里,阿龙犹豫了一下
向优优安排原地等着我们回去取网兜架(註2),便搭着我的肩向营地走去。

  一路上我不禁纳闷阿龙这是唱的哪一齣,竟然留下优优一个人在林子里,万
一遇到点什么事情怎么办。可这傢伙一路嘴巴紧闭,无奈我也只好静观其变。

  「哥,有些话,我不知道怎么开口」刚回到营地,阿龙就迫不及待的向我说
到。

  「有什么说什么!这么大的块头,磨叽什么!」

  「下午喝酒的时候……我去树后撒尿……然后……然后……」

  「然后个毛啊~ 快说!」

  「然后,我看到嫂子和耗子…………」

  顿时,我惊出了一身冷汗。竟然让阿龙看到了,这小子耿直如斯,万一做出
什么什么冲动的事情可就难以收场了!

  「龙龙啊,你也知道,这几年哥是怎么过来的。你嫂子因为产后抑郁,一直
没和你哥同过床,而且,女人没有滋润的情况下很快会枯萎的」我不得不先安抚
下阿龙,生怕如果我表现出哪怕一丝的气愤,这傢伙绝对会对任何人痛下杀手!

  「我知道哥,有一次我去帮嫂子栽树的时候,她给我说了」

  「就是那次往后院移栽杏树?」

  「就是那次,嫂子说,生孩子累只是一个原因,还有……还有……」

  「你这连贯屁能不能一气儿放完?!」

  「呃,还有就是嫂子生产的时候你不应该在产房里陪着她,她说每次你索要
的时候,就会想起来生产那天,产房里好几个男的对她上下其手,献血淋漓的情
景就完全无法动情,嫂子心里也特别纠结,找不到解决办法,无奈就托我打听心
理医生的事情,希望能有机会解决这情况。而且嫂子哪怕努力的转移思维,稍微
一动情阴道里就会痉挛的疼痛难忍~ !」

  「我靠!咱们认识十几年,这是我听你说的最长的一句话」

  「哥!」

  「好,你继续说……」

  「有一次我配嫂子去看心里医生。当时经过了两个月的治疗,完全没有进展,
那该死的医生在进行了一系列所谓的心里脱敏疗法仍然无效,最后无奈放弃,就
给嫂子留了句话(战胜恐惧的唯一办法就是逼自己去面对它,战胜它)。然后找
心理医生治疗的事就不了了之」

  「心里问题什么情况下才能称之为病?」

  「呃?」阿龙疑惑的看着我。

  「心里问题患者在不影响、拖累到自身以及家人、社会的前提下,可以不做
病症治疗,反之就是需要就诊」我徐徐的向阿龙解释着,似乎也是为自己「淫妻」
的心态做着自我解释。如果,那样做真能让老婆开心、解开心结,自己何乐而不
为呢?

  「呃,跑题了,哥,我是说嫂子…耗子…」

  「我知道,阿龙,来你先坐下来」阿龙木讷的被我按在了凳子上,面对着这
个耿直的兄弟,真是让我无语。

  「阿龙~ 」远远传来似是优优的叫喊声,谢天谢地,正不知道如何解释。

  我刚擡头,阿龙这小子已经蹿的不见了踪影,当我急忙的跑到他们跟前时,
发现优优已经被阿龙背在了背上。

  「优优扭住脚了」

  「不好意思啊铭哥,我本来是蹲在小野猪的旁边看着的,谁知道那傢伙突然
抽了一下,下了我一跳,往后一起身就……嘿嘿……嘿嘿……」看着这傻妮子的
憨笑,也是为阿龙感到欣慰无比。能找到这么好的女朋友,夫复何求呢?

  「阿龙,你去照顾优优吧,剩下的交个我」

  「好嘞,铭哥」显然,一根筋的阿龙是忘记了之前要给我说的事情,满眼关
怀的盯着优优的侧脸。

  「得啦,快去吧」

  缓步走到野猪跟前,无奈的发现自己根本弄不动那所谓的「小」野猪,估计
快有一百五十斤了吧。只好放下一个GPS信标(註3)向下一个目标寻去。

  野生动物一般都会深夜出来喝水觅食,所以准备沿着河岸的方向寻找猎物,
自己却鬼使神差的沿河向老婆他们的方向走去。当我意识到的时候,GPS显示
她们一队却分成了两个小队,由原来的一个大蓝点,变成了两个小蓝点。

  看到距离已经不远,我急忙的记下代表老婆蓝点的位置后便关掉了GPS。
走了大约十多分钟,隐约已经听到老婆的声音。

  「小耗子,咱们可是够倒黴的了,虽然我觉着分开队伍扩大搜索范围能过提
高几率,但这么久了,连个鸟毛都没有遇到」

  「嫂子别急呀,咱们向河边走,小动物都是晚上出来喝水的」

  「好吧,听你的。诶?耗子,你说是不是咱们的夜视仪坏掉了?怎么什么也
没看到?」

  「不会吧嫂子,是不是刚才小雪递给你的时候掉地上摔坏了?」

  「呃,你看看」

  「果然是不通电了,怎么办啊嫂子」

  「能怎么办?凉拌呗,以前没有不也是能打到猎物?」

  「得令~ !嫂子」

  「油嘴滑舌~ 」

  远远偷窥着老婆和耗子,虽然没发生什么,但手心里还是紧张的出满了汗水。

  「小耗子呀~ 」

  「嗯?什么事?嫂子」

  「前面有块大石头,咱们过去歇会儿」

  「好嘞嫂子,我这就去给您擦乾净」

  「滑头~ 」

  我躲在紧挨着河岸的矮树从上,据高岭下的用望远镜观察着坐在大石头上的
耗子和老婆。他们连个挨的很近,老婆一直嘴不停的向耗子说着什么,耗子一会
儿低着头,一会咬咬牙握握拳。如果不是这该死的风声掩盖了谈话,我真恨不得
把耳朵丢过去听个真切。

  起风了,老婆轻轻的依偎在了耗子的怀里。我从望远镜里清楚的看到耗子仿
似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罢,搂住了老婆赢弱的肩膀。我努力的调高了焦距,放大到
耗子的嘴完全佔满的目镜。看口型,耗子好像在说「真的可以么?」我赶紧调小
了焦距,只见老婆在耗子怀里点了点头。

  还好天随人愿,风渐渐的小了下来,老婆的说话声,也清晰的传到了我的耳
朵里。

  「自从那件事之后,每次你哥向我索要,都会引导痉挛!按照那个心里医生
的话,我试着和其他人做了一次,却没有痉挛。吃饭时,咱们那样之后,我也顺
利的和你哥做爱了~ 」

  显然,老婆向我隐瞒的生孩子之后的这件事,也向耗子隐瞒了阿诚的事。不
过听老婆这样讲,我内心深处也释然了许多,毕竟,老婆也是为了我,才做出如
此之事。

  只见,老婆慢慢的褪去了速乾裤,一双雪白光滑的腿在石头上摆出了「M」
型。耗子穿着粗气,颤抖着吻向了老婆的小穴。还好望远镜买的是高价军用货,
能清楚的看到耗子灵活的舌头在老婆阴蒂上贪婪的舔舐着,老婆颤抖着,伸出一
只手按住了耗子的头。耗子倒是机灵,连忙把舌头伸直插进了老婆的小穴里开始
吮吸。

  分不清是口水还是老婆的淫水,伴着耗子不断吮吸,「呲溜、呲溜」的声音
不绝於耳。老婆的呻吟声渐渐大了起来。

  「啊~ 弟弟……好弟弟……舔的姐姐好舒服呀……」

  「呃~ 啊~ 嗯~ 嗯~ 嗯~ 好弟弟,快点吸~ 快点吸……」闻言耗子更加卖力
的给老婆口交起来。

  「啊……」短短五分钟,老婆终於在耗子的舔舐下达到了高潮。

  老婆面色潮红的双手向后撑起身体,双腿绷直的高高擡起,随着高潮的痉挛,
老婆竟然从哪肥厚的小阴脣里喷涌出了一大股阴精,淋得耗子满脸都是。

  稍稍缓过来点后,老婆一手抓着耗子的阴茎轻轻的套弄,一手放在耗子硕大
的阴囊上慢慢的揉搓。老婆粉嫩的丁香小舌在龟头上不断的画圆。动作娴熟、轻
盈,像是跳舞一样,让我竟生出了欣赏这一片美好的心境。

  反观耗子,他双手握着老婆莹莹一握的双峰,揉捏成各种的形状,牙关紧紧
的咬着,就像生怕放松疑点便会一泻千里似得。老婆缓缓的吐出耗子的龟头,透
过镜头,能清晰的看到小嘴与龟头分开的瞬间,反着月光的一丝晶莹,约拉越细,
而后不舍般慢慢的断开。

  老婆牵着耗子的龟头,靠近了自己肥厚的阴脣,轻轻的摩擦着

  「小耗子听话,来插姐姐的小穴吧~ 」老婆比耗子大了7岁,这样的语气,
让我差一点笑了出来。

  耗子果然听话,提身一顶,18公分的阴茎一下子整根没入到了老婆的小穴
内。

  「啊~ 好弟弟……快插……都顶到子宫了……快点动呀~ 」语无伦次的老婆
伴着耗子激烈的抽插,反着白眼撕着头发头发叫喊着。

  「好涨,好弟弟的鸡鸡撑的姐姐小穴里满满的~ 」

  「好弟弟,快一点,好弟弟快点插你姐姐的小骚穴……」

  耗子再一次的加快了速度,屁股向打桩机般前后耸动,伴着不绝於耳的啪啪
声,老婆的淫叫声也越来越大。

  「嗝吧~ 」一声脆响从树下传来。

  定睛一看,原来是小雪捂着嘴,流着泪的站在树下。我急忙爬下树,准备说
些什么,而小雪却不管故不的扑倒我的身上一边无声的哭着,一边把鼻涕眼泪涂
满了我的肩头。

  未完待续……

  (註1:用来固定箭矢的部件,我们狩猎一般用的是複合弓,所以附件比较
丰富。

  註2:两根棍子,中间是网兜的临时盛具。

  註3:小巧的GPS定位工具,大概有两枚一元硬币那么大,一般购物网站
上都有售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