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ojiji 发表于 2013-12-16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yaojiji

2013年12月16日首发

第五十二回 薛宝钗夜泣梨香院,林黛玉辨情栊翠庵

***********************************
  (蛋疼的作者又来PS:可能很多人都以为古代是一夫多妻制,其实不是
的,或者说不准确。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夫一妻多妾制。正妻永远只有一个。只有
正妻死了或者被休了才能再续弦娶一个或者将一个妾扶正。而在大户人家,妻和
妾的地位是有本质的区别的。

  妻是主子,而妾则只能是个奴才,是个性玩具和生育工具。妾生了孩子都不
能算是自己的。最典型的例子就应该是红楼梦里的赵姨娘了。赵姨娘应该是贾政
最喜欢的妾了,生了两个孩子给贾政(贾环和探春),但是我们可以看赵姨娘的
地位是多么的可悲,按辈分,赵姨娘算是王熙凤的姑姑了。可是有很多次王熙凤
挖苦、拐着弯的骂赵姨娘。赵姨娘的地位甚至还不如一些有地位的丫鬟。探春是
赵姨娘亲生的,但是探春对赵姨娘的态度,你们都能看到。

  再举个例子,贾赦够风光了吧?荣府长子,世袭将军,想迎娶鸳鸯做妾,鸳
鸯誓死不从,可见一斑。

  所以,黛玉和宝钗,到底娶哪一个真的是个问题。黛玉和宝钗,谁会去甘心
做妾呢?当初本打算是想写死黛玉,然后宝钗就是正妻了。

  还记得两年前我一边写一边笑着对她说:「那么多人喜欢林黛玉,我写我偏
不让她得个好下场,我要让她到死都是个处女。」她可怜巴巴的望着我:「你怎
么那么狠心?」唉,就像在眼前一样……哭。

  好吧,我又犯贱了。其实写到现在,我都没有想好最后该怎么处理这一大群
女人。本来是打算慢慢让这些女人一个个死去,像原著一样写个悲剧。可现在我
还是偏向于写一个大团圆的结局。人就是这样吧,幸福的时候总想看个催人泪下
的。等真正悲剧的是自己的时候,反而向往美好团圆的了。但是这么多女人,到
底该怎么给他们一个名分?丫鬟们和二手货都还好说……钗黛这两位,还有天上
警幻可卿那姐俩……哪位兄弟有好想法给点建议吧,我有点黔驴技穷了。)
***********************************

  待到将刑部的人偷偷塞了银子打发回去,又少不得应允夏家一些银两,并答
应好生将夏金桂发送了,夏家婆子这才在混账儿子搀扶下回了。

  平息了事儿,众人方散去。薛姨妈一把拉住宝玉,哭道:「多亏了我的儿
了,若不是宝玉,今天还不知道被他们闹成什么样。唉……只怪你那大哥不争
气,又出了这档子事,真是家门不幸啊……」说着又滴下泪来。

  宝钗也忙出来同宝玉一起劝慰。二宝见薛姨妈早已疲累不堪,便将她搀扶到
自个儿屋里,又命丫鬟好好伺候,见薛姨妈躺下了方退出来。此时屋里就只剩下
宝玉宝钗二人。忙忙的闹了一整日,也没和宝钗说上句体贴话儿,宝玉也不想这
就回去。

  宝钗让了坐,亲手端了茶来。宝玉忙站起身接了道谢。宝钗凄然一笑道:
「快别谢我,倒是我该好好谢谢你才是的。今日若不是你……」

  宝玉忙抢着道:「宝姐姐可别这么客气了,你再说这些客套话,我只当你拿
我当外人看了。姐姐的事怎么不就是我的事?我们俩打小一同在园子里长大,也
算是青梅竹……也算是情如亲姐弟。怎么如今长大了,宝姐姐倒和我生分起来
了?」

  宝钗不由得脸上一红,忙喝了口茶遮掩。

  宝玉偷偷窥了宝钗一眼,只见那圆月般的脸庞竟似是消瘦了许多,一双杏眼
也有些发红。想是近日劳累费心所致。不由得心疼。又看那端着茶盏的手,却仍
是白皙丰润,如同婴孩一般,翘着一根兰花指,好不妩媚。顺着那胳膊往上,便
是胀鼓鼓的胸脯。

  想那日滴翠亭一触芳泽,又想起湘云说的话来,这淫人不由得又犯了呆病。

  只见宝钗喝了口茶,将茶盏放下,宝玉忙收了眼光,假装喝茶。

  宝钗道:「是啊,这一晃儿都十年了。想我刚跟随妈妈进京那会子还小,到
了这边竟凭空多出这许多姐妹,后来大家又一起搬到园子里,结社吟诗,喝酒行
令,多惬意的一段日子。谁想现在是这般光景?」

  宝玉也道:「可不是,那会子那般热闹,到如今,宝姐姐搬出来了,也不
大走动。湘云妹妹又出了阁,听说迎春姐姐不几日也要嫁人了。都一个个的散
了。」说着也不禁黯然下来。

  宝钗道:「女儿大了终是要散的。可怜湘云妹妹,过门还不足一个月就殁了
相公,这日后的日子……唉,只希望迎春姐姐能嫁个好人家罢。」

  宝玉闻得此话,只想着:「不知道宝姐姐日后要嫁给哪一个了?」虽是没有
说出口,心中却更加难受,不禁低头黯然。

  宝钗又道:「我不是不想同你们一起仍住在园子里。只是母亲太孤单,身上
又总不太好,且这几年我们家里也是多灾多难的,我陪着她心里倒踏实些。只恨
我那哥哥实在不争气,非但不能当家作主,给妈妈分忧,倒是只变着法儿的惹麻
烦。一年年的大了,倒更让人费心。先是娶了个要命的媳妇儿,又惹上了人命官
司。如今家里又出了这等事……把妈妈也气病了,我拼了力多少帮着分担点,却
也不济事……」说着竟呜呜的哭了起来。

  宝钗心里本是极苦的,只是没个人可以掏心窝子说说话,平日里薛姨妈已经
劳心动气,常常闹心口疼,宝钗自是不能将这些话和她说。如今既然开了嘴,便
索性将心中的委屈统统倾倒了出来。

  宝玉忙掏出手帕递给宝钗,哪知道宝钗竟一下投入到宝玉怀里,将脸面埋在
宝玉胸口呜呜的痛哭。

  宝玉呆了呆,便张开双臂,将宝钗紧紧搂住,一面轻轻用手在宝钗背上拍
抚。

  宝钗终于有机会将满腹委屈好好发泄一番,不由得也紧紧抱了宝玉,纵情大
哭起来。

  直哭了个痛快,宝钗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轻轻抽身推开宝玉道:「瞧
我,越发不长进了,哭得不成样子,凭的让宝兄弟笑话了。」一面说一面拿那丰
腴的小手擦眼泪。

  宝玉复又将手帕递上去,宝钗这才接了,转身细细的擦。「快别看,丑死
了。」

  却说宝钗虽是貌美如花,却是出了名的冷美人,如今那又羞又扭捏的模样,
却更有一番风韵。

  宝玉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来,轻轻抚摸着宝钗的脸道:「傻宝钗,以后心里再
难过莫要一个人闷在心里头了,只管去园子里找姐妹们说。若不嫌我愚笨,找我
更是好了。你这般一味闷着,若是憋出个病来,我可是要心疼死了。」

  却说宝钗,本是爱慕宝玉才气,长相身份更是没得说。

  但又嫌宝玉不思进取,不肯用功读书,且一身孩子气,成日里只知道追着姐
姐妹妹们在脂粉堆里打转。

  又知宝玉和黛玉两个打小情投意合,因而宝钗总是有意无意的躲着宝玉。如
今见宝玉处理事情竟是井井有条的果断,颇有几分大丈夫气概,更让人想不到的
是居然三两下就打翻了那要胡闹的夏家儿子,那个昔日里懦弱又孩子气的宝玉就
在这三拳两脚之间从宝钗心中灰飞烟灭了,只剩下了个玉树临风才高八斗的爷
们。

  宝钗虽觉得宝玉抚摸自己的脸颊这一举动有些过了,心里却丝毫不恼,只羞
羞的躲开了宝玉的手,扭着手帕轻轻点点头。

  「宝姐姐,方才闻到你身上有股子异香,可是又吃那冷香丸了?」

  「嗯,这些日子有些喘,前日便翻出来吃了一颗。」

  宝玉笑道:「小时候我听你说了那海上方,还吵着要吃呢。」

  宝钗想起宝玉小时吵着要吃冷香丸的模样,不禁也噗嗤笑了出来,忙低首用
手帕遮了,却仍是笑。哪只宝玉死死盯着宝钗胸前胀鼓鼓的两团美肉随着宝钗的
笑颠簸,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

  宝玉又闲话了几句,见宝钗脸上有了些疲惫之色,才告辞了。宝钗只盈盈的
将宝玉送出大门,才挥手作别。看着宝玉身影莫入夜色中,方想起手帕还没还给
宝玉。又想起方才一幕,不由得脸色一红。又呆呆地站了一会子,才回屋去。

  路过薛姨妈的屋子,却听见里面咳嗽了两声。宝钗不放心,又见屋里仍亮着
灯,便推门进去看看。只见薛姨妈正倚着枕头斜斜的歪着,像是正等着宝钗进来
一般。见宝钗果然进来了,便招手唤她过来。

  宝钗在炕沿上坐了,拉着薛姨妈的手道:「娘,怎么还不睡?胸口可还疼?
我给你捶捶吧。」说着便轻轻锤了起来。

  薛姨妈怜爱的轻抚着宝钗的头,笑道:「宝丫头,今儿是多亏了宝玉了。」

  宝钗点点头。

  薛姨妈又道:「唉……可惜史老太君要将黛玉许给宝玉,不然娘真要把你嫁
给他。」

  宝钗听得宝玉要娶黛玉,不由心中一痛,口中却害羞道:「娘,你又混说
了。」

  薛姨妈笑道:「小丫头,还嘴硬。方才不知道是哪个抱着人家哇哇的哭都不
知道害羞……」

  「娘,你……你怎么偷看?」

  薛姨妈笑的更得意:「我才没偷看,谁让你哭得那么大声音,你若再大声
点,竟是连院外头都听了去。唉,这阵子可真是委屈了我乖女儿了。」

  宝钗不由得鼻子一酸,忙忍住,强挤出一个笑脸道:「娘,女儿不委屈。」

  母女二人又说了会子话,才各自睡了。

  却说自打栊翠庵一夜之后,妙玉休养了几日,如今身子一天比一天好起来。

  宝玉更是睡了一天便没事儿人一般。黛玉这才两块石头落了地,人不由得也
清爽了起来。这一日,又一摇一摇的往栊翠庵去了。

  来到庙门,也不敲门,便径直的进去了,见妙玉正坐在窗口发呆,更是蹑手
蹑脚的走进来,悄悄来到妙玉身后,伸出手来,将妙玉两团挺拔的奶子握在手里
把玩了起来。妙玉先是一惊,马上想到是黛玉,便回转过来,揽过黛玉的臻首在
额头上香了一口。

  黛玉笑吟吟的道:「姊姊,想谁呢?」

  妙玉笑道:「小丫头,想你呢?」

  黛玉心知妙玉言不由衷,却也不揭穿。笑吟吟的软在妙玉怀里一扭一扭的撒
起娇来。

  妙玉抱了黛玉道:「小妮子,偷偷笑什么呢?」

  「姊姊,你没觉得你最近竟是变了?」

  「啊?我……我哪里有变?」

  「呵呵,少来蒙人了,平日还说什么出家人不打妄语,这一张嘴儿就是瞎
话。」黛玉说着用手指轻轻在妙玉脸上刮着羞。

  妙玉不由得脸都红了「我……我真的没变。」

  「姊姊,方才你痴痴的,怕是在想宝玉吧?」

  「我……我没有……」

  黛玉又往妙玉怀里钻了钻,道:「姊姊,我就是你腹中的虫儿,你想些什
么,我是都知道的。」

  「黛玉,我……」

  黛玉伸出两根手指挡住了妙玉的嘴道:「姊姊,你且不必说,先听我道来。
姊姊,我知道,第一次是我苦苦求你救宝玉。你实属不得已而为之。也就是那一
次,使我懂得了你的心。可是这第二遭,又是我找宝玉来救你,这次,竟是使我
懂得了我自个儿的心。姊姊,你只道嫌那世间男子污浊,可我想,如果这世上还
有一个人能配得上姊姊,怕也只有宝玉了。」

  妙玉方欲说话,黛玉又阻止了:「姊姊,你且放心,我并不吃醋,你不必着
急,听我将话说完。我知道姊姊喜欢女儿,喜欢我。我也同样喜欢姊姊。只是那
一夜,我看你躺在宝玉怀里,虽是昏迷不醒,那脸上却满满都是幸福。姊姊那模
样,是……是我们姊妹俩欢好之时再也没有的。虽然我不能体会,我却能从姊姊
脸上读到那份味道,那分明是女儿家最大的幸福。

  自打姊姊的怪病被宝玉治好之后,姊姊和我虽也是欢好几次,却总是心不在
焉,竟和以前大不同了。「

  黛玉说着不由得一张俏脸也有些发红。

  「姊姊,你可要知道,颦儿心里真的是喜欢你的。可是,当我看见宝玉吐血
的时候,我真真心都要碎裂了一般。那一刻我才知道,宝玉在我心里是那般的
重。我……我不能没有姊姊,也不能没有宝玉!」说着,黛玉的胸口不禁有些起
伏,呼吸也略显得急促起来。「姊姊,后来你和宝玉都昏睡过去,我就那么看着
你们两个在一起睡着,心下只希望我们三个就这么在一起一辈子该多好!」

  妙玉犹自扭捏,却无法反驳。沉默了好一会子,才幽幽道:「黛玉,你可说
完了?若是说完,今天我也说几句你且听听。虽是没了根据,我大概也猜到了我
所犯何煞。也不必和你细说。却说那日,我只觉浑身冰冷刺骨,脸骨血都冻僵了
一般,便失去了直觉。正在那难受的光景,只觉一股子暖流从下面窜进我身子,
将我一点点的暖了起来。渐渐的,虽是身子仍不能动弹,却也有了些意识。只
觉得一人在我身子上……那一滴滴的汗珠子就落在我身上。虽然不能睁眼,那…
…那股子热流我……我却是记得的。我便知道那人是宝玉了。谁知那股子邪寒
却是霸道,刚被宝玉破了去就又钻了出来。如此屡次三番,宝玉的力气几乎都
用尽了,却仍不放弃,直至最后吐血。那会子我便知道,宝玉是个重情义的好男
儿。」

  黛玉道:「姊姊,你可觉得宝玉配得上你吗?」

  妙玉含羞不语。

  黛玉又道:「我们以后三人在一起可好?」

  「颦儿……你……你又胡说了。」

  「姊姊,这哪里是什么胡说,二女共事一夫又不是什么稀罕事,嘻嘻,难道
你要独自霸占宝玉不成?」

  「颦儿,你这张小嘴凭得刁蛮,看我不撕了它!」

  二女娇笑着扭在一处。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 本帖最后由 淫乱天使1 于 2013-12-17 09:33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