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ojiji 发表于 2014-11-20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 色城作者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请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幺鸡
2014年11月20日

 在迷失自我的乐园里寻找虚无的永恒

  第一天

  「你来的正是时候呢,明天就是冬天了。」

  「哦?」我有些不解的看着对面的男人。四十岁上下模样,平头方脸,一米
六左右的个头。「可是,现在不还是夏天?不需要经过秋天什么的吗?」

  「不需要的,老实说,秋天这个季节什么的,完全没有意义吗。」

  「哦。」

  「那请跟我来,我给你介绍一下你要做的工作。」

  我还在想着为什么秋天就没有了意义,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跟他出去


  「你看,真是失礼,我都忘了做自我介绍。我叫秦楚。是专门负责接待新人
的,别人都叫我老秦,你也叫我老秦好了。」

  「哦,老秦,你好。我是……」

  「我知道,我知道,是叫罗伊是吧?我手里有你的资料,一份很有意思的资
料。」老秦说罢又拍了拍我的肩膀,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现在,来接着谈谈你
要做的工作吧。」

  「好。」

  「这条河明天会有大批的大马哈鱼逆流而上。」

  「是去上游产卵的吗?」

  「是吧,有什么意义呢,谁在乎。这不关乎我们的事。」

  「这和我的工作有什么关系?」

  「当然,当然有关系。是这样的,会有一些鱼死在中途,你的工作就是将这
些死去的鱼从水中捞起来,然后走到上游三公里左右的地方再把它们放回河里。


  「可是死了的鱼即使放到上游去不也还会被水流冲回来吗?」

  「是的,当然。」

  「那我这工作有什么意义呢?」

  「有什么意义?谁在乎。但是人总是要做一份工作的是吧?这就是意义。」
老秦又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好了,这就是你的工作,很简单吧?都了解了?」

  我有些木讷的点了点头。

  「那就这样吧,关于你的生活方面,每天会有人给你送饭菜。刚才那间屋子
就是你要住的地方了。哦,对了,你只需要每周一三五做你的工作就好了,二四
六就交给其他人吧。好了,你看,我忙的很,还有很多新人要却给他们分配工作
,你可以先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就要开始工作了,那么我就不打扰了。」老秦第
三次拍了拍我的肩膀,转身去了。

  我走进小木屋里,屋里陈设很简单,最里面是一张双人床,上面有洁白的床
单被子,散发着一股刚洗过的味道,一张没有油漆的木桌,两把同样没有油漆的
椅子,除此再无他物。每一个角落都是一尘不染,有一股松脂的味道,让人觉得
很舒服。我平躺在床上,床很软,几乎让我觉得整个人都陷进了床里一样。我伸
开双臂,有一种被这张床拥抱着的感觉。

  笃笃的敲门声想起来,打断了我的发呆。「请进。」我坐直了身子。

  门被推开了,一个女人走了进来,短发,圆脸,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手
里拎着一个木盒子。

  「那么,你一定就是新来的那个罗伊了?」女人把盒子放在桌上。

  「是的,你好。」

  她伸出手来:「你好,我是田沁。以后你的起居之类便由我负责了,请多关
照。」田沁伸出手来一笑,两个酒窝使她的一张圆圆的脸显得有些调皮。

  「那真是麻烦了!」我握了握那只白嫩的手,很软。

  田沁打开盒子,变魔术一般的从里面拿出来几个碟子。一碟花生米、一盘青
菜、一碗肉,一个杯子和一瓶酒。「资料里写你是喝酒的,但是没有说能喝多少
,不知道这些够不够?」

  「足够了,当然。」

  田沁又是一笑,又拿出一双筷子递给我说:「那么,请慢用吧。」

  「嗯,谢谢。不一起吃吗?」

  田沁摇摇头:「不用这么客气的。你只管吃你的。若是不合口味还请告诉我
。」

  「那喝一杯总没关系吧?」

  「好的,那就陪你喝一杯吧。」田沁又拿出一个杯子倒满了酒,端起来说:
「头一天来,是不是有些不习惯?」

  「唔,只是有些摸不着头脑,其他还好。」

  吃过了饭,田沁又将东西收进盒子里,然后开始用一块崭新的白毛巾很仔细
的擦桌子。

  「谢谢你,饭菜很合胃口,酒也很好。」

  「那就好。如果想吃什么的话可以提前告诉我,我会准备的。」她弯着腰擦
拭,丰腴的臀部将裙子撑起一个很好看的圆形。

  「那么,这……就是你的工作?」

  「是的。」

  「那好吧,起码你的工作跟我的比起来,更像是一份工作。」

  「怎么,不喜欢你的工作?」田沁擦完了桌子,坐在我对面。白净的圆脸上
由于喝了酒的缘故,有些发红。

  「我也不知道,明天才开始做。只是觉得这种工作好像没什么实际意义。」

  「慢慢来,你会习惯的。刚一开始总会有些不适应不是吗?」

  「你来这里多久了?」

  「应该是足够久了吧。」田沁见我打了个哈欠,问道:「那么,要休息了吗
?」

  「好的,今天真是麻烦你了。」

  「需要陪你做爱吗?」

  「……这……也是你的工作吗?」我有些诧异,但是田沁的表情很自然,就
像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

  「呵呵,当然了。不是说了,我的工作就是照顾你的日常起居,当然也要包
括陪你做爱的。怎么,我不是你喜欢的类型?」

  「不……只是……只是有些不习惯和陌生人做爱什么的。」

  「这样的话,那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过来吧。」田沁说完拿起桌上的盒子
走掉了。

  我躺在床上,享受着床温暖的拥抱,眼睛盯着房顶,睡着了。

  第二天

  一早醒过来,感觉有一阵寒意。推开门,果然如老秦说的一样,是冬天了。
屋外的树叶一夜之间掉了个精光,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桠。还是绿色的落叶厚厚的
铺在地上,踩上去发出沙沙的声音。

  我走到河边,果然河里有很多一尺多长的大马哈鱼逆流而上,一群群密密麻
麻的鱼争先恐后的往上游游去,不时有鱼跃出水面。河水一下子热闹起来,像开
了锅一样。

  河边一处水湾里有几条死了的鱼漂浮着,被其他的鱼撞得来回旋转。「那么
,这就是我的工作了。」我想着,挽起衣袖捞起一条鱼。比想象中的要重一些。
我抱着鱼,踏着河岸上的落叶往上游走去。

  往上游走了三公里路的样子,我把鱼的尸体丢进河里,鱼往下沉了一下,马
上又浮起来,滚动了一下,被水冲着又往下游漂去,甚至比我往回走的速度还要
快一些。等我回到起点,这条死鱼已经在我刚才捞起它的地方等我了。

  这到底有什么意义?我又捞起它,往上游走去。

  就这样走了六趟,天已黑了。「可以结束了吧?」我回到了我的小木屋,田
沁已经在屋里等我了。

  「工作很辛苦的样子。其实不用这么卖力的。我给你带来了一套衣服,还请
先换上吧。」田沁拿出一套衣服递给我。

  我脱下了湿漉漉散发着鱼腥的脏衣服,换上了干净而柔软的衣服,很舒服。
「那么,请用饭吧。」田沁把我脱下来的脏衣服装进一个袋子里。「这些衣服我
拿回去洗。」

  依旧是三个菜一瓶酒,依旧是吃完了饭田沁很仔细的擦桌子。

  「那么,今天需要我陪你做爱吗?」

  「呃,那么……就麻烦你了。」或许不该第二次再拒绝别人的好意吧?我想


  「那么,就打扰了。」田沁脸上依旧挂着她那特有的微笑,自然的两个小酒
窝。

  她拉起我的手走到床边,然后一件件的脱去我的衣服。我有些无所适从,就
这么站着,直到自己已经全身赤裸,直到自己被轻轻的推倒在床的怀抱里,直到
也同样赤裸的田沁轻柔的压在了我的身上。

  那张白皙的脸上浮现出一股很好看的红晕,圆圆的眼中有一弯清水。我一手
环住了她光洁的脊背,一手按在她圆圆的头颅上,抚摸着那一头短发,很顺滑。
田沁顺势低头和我接吻,她的唇有些凉,小舌头很滑,很灵巧。

  随后田沁灵巧的小舌头又舔过我的下巴,耳垂儿,脖子,胸口,开始轮番挑
弄我的两个乳头,直到它们都硬了起来,才一直往下,细细地舔过我的每一寸肌
肤,最终把所有的精力和热情都投入到我高高勃起的阳具上去了。

  我享受着那温热的腔体,享受着床的拥抱。

  第三天

  天更冷了。按照老秦说的,今天是周二,不用去做我的那份工作,忽然觉得
没有事情做,我想我应该去看看河里的鱼吧。踏着落叶走到河边,落叶很厚,踩
上去软绵绵的不真实。河里的鱼还是那么多,一条条争先恐后的往上游拼命游动
,就像那是它们生命的唯一意义和目的。依旧有几条死去了的鱼被鱼群挤到了岸
边。今天不该工作,那么就让它们在漂浮在那里吧。

  一整天我坐在岸边看着水里那几条翻滚旋转着的死鱼。

  「那么,今天没有工作,去什么地方了?」

  「只是坐在河边而已。」

  「只是这样?」

  「是的。」

  「如果感觉无聊的话也可以四处走一走。」

  「是的。」

  「那么,今天还需要我陪你做爱吗?」

  「那就麻烦你了。」

  「田沁?」激情过后我忽然有一点失落。

  「嗯?」田沁睁开还有些迷离的眼睛望着我。

  「今天晚上,可以留下来吗?」

  「这个……只要你要求的话,当然可以。」

  这一夜,我抱着田沁软软的身子,在软软的床上睡得很安详。

  第四天

  今天是应该工作的一天,今天走了五趟。

  第十天

  鱼汛结束了。一夜之间,河里翻滚着的鱼群消失的无影无踪,连一片鱼鳞都
没有剩下。就像它们从未出现过。河边的落叶被我踩出了一条小径,我曾经沿着
它走过二十几个来回。没有了鱼,我就没有了工作。那么,我是要失业了吗?

  「有什么事,罗?」老秦看到我似乎很惊奇。

  「是这样,鱼汛结束了,河里没有死鱼了,我是不是该去做点别的工作?」

  「怎么?不喜欢这个工作?」

  「没有,只是现在河里没有了鱼,也就没有了死鱼,我也没有工作要去做了
。」

  「那就等下一个冬季好了,罗!一年之后鱼群还是会回来的,到时候还要你
去努力的工作呀!这份重要的工作你完成的很好啊罗,只有你这样的人才才能胜
任吧?所以我请你不要放弃这份工作好吗?拜托了!」

  「……这份工作,很重要吗?」

  「当然了!总而言之,还请好好享受剩下来的假期吧,一年之后,请继续努
力!」 老秦又习惯性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第二十天

  这条河究竟有多长呢?又是从哪里流过来的呢?那些大马哈鱼都消失在什么
地方了呢?我沿着河岸一路朝上游走去。河岸弯弯曲曲,水面也时宽时窄。不觉
已经是中午了,看来我是走不到头了。我已经有点饿了。

  正犹豫着是不是应该往回走,却见一个女人在河岸上吃力的搬石头。

  「打扰一下,请问你这是在做什么?」

  「工作,当然。」她放下手中的石头,用手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这是你的工作?」

  「是的,用石头加固河堤什么的。」

  「可这种工作部是应该由男人去做的吗?」

  「为什么一定要男人去做呢?」

  「因为男人更有力气。」

  「呵呵,你觉得我没有力气吗?」女人说完笑着挽起袖子漏出细细的胳膊,
展示了一下几乎看不出来的肱二头肌。

  我也被她逗笑了:「你好,我叫罗伊,住在这条河的下游。」

  「你好,单菲,你可以叫我菲菲。」菲菲很大方的伸出了手。礼貌性的握手
,但是能让人感觉得出那双看似纤细的手的确有点力气,只不过上面有一层老茧


  「你的工作是什么?」单菲好奇的问。我把我的工作大概形容了一回。菲菲
听完了瞪大了眼睛问道:「这算是什么工作?」

  我搔搔头说道:「老实说,我也不知道算是什么工作……只是老秦说这份工
作很重要。你该认识老秦吧?可我觉得还是你这份工作更像是一份工作。」

  「那好吧,我要继续工作了,不然做不完今天的事情了。」

  「这个……如果不打扰的话,我或许可以帮你?」

  「你?帮我?」

  「是的,或许我可以帮你。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帮上忙。」

  「哈哈,当然能,很简单的,只要把那边的石头搬过来扑在这边河堤上就是
了。那就谢谢你了。」

  老实说,石头要比我搬运的那些死鱼要重得多。我不得不佩服菲菲的力气竟
然还在我之上,这让我作为一个男人有些惭愧。就这样搬了一下午,我的胳膊早
已酸疼得抬不起来,手上也被磨出了血泡。

  「好了,今天的工作做完了,真是多谢你了。」

  「没什么可谢的,举手之劳而已。」

  「哈哈,果然是举手之劳。你的手磨破了?去我屋里吧,我给你包扎一下。


  「这样的话,麻烦你了。」我有些不好意思,总觉得自己是帮了倒忙。

  离河岸不远处有两间石头房子,那就是菲菲的屋子了。「我以为这里的房子
都是木头的呢。」我打量着屋内的陈设,外面一间是厨房和餐厅,里面一间自然
就是卧室了。菲菲找出药和绷带,先给我手上的伤口消了毒,再很仔细的包扎好


  「好了。」

  「嗯,多谢你了。」包扎的很仔细也很舒服,完全不会影响手的活动。

  「那么,为了表示感谢,我请你吃晚饭?」

  我有些犹豫,毕竟这里离我的小屋还有很长一段路。可菲菲已经开始着手煮
饭了。「你要自己烧饭的?」

  「当然,不然饭会自己跑到桌子上来?你都不是自己做饭的吗?」

  「有人给做的,那是她的工作。」

  「是吗?看来你一定是个大人物了!」

  我摇摇头:「我哪里是什么大人物,只是很莫名其妙的就在这儿了,做着一
份莫名其妙的工作。」

  「你来这里多久了?」

  「到今天整整二十天了吧。你呢?」

  「我吗?我也忘了,应该也差不多这么长时间吧。」说话间饭菜已经做好了
。两盘青菜,一锅米饭,没有肉也没有酒,但是我吃得很香甜,就像从来没有吃
过比这个更好吃的饭菜。

  菲菲又装了一碗饭给我:「你是饿死鬼投胎吗?」

  「抱歉,失礼了。只是觉得真的很好吃。」我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

  「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变相的夸我吗?」

  「这个……从某种意义上说,是的。」

  「那我是不是也可以理解,你是想泡我呢?」

  「这个,老实说还没有考虑过。」

  「哈哈,你这人真逗。不过如果用搬石头来追女孩子的话,好像是有点不够
浪漫了。」

  吃饱了之后的满足写在我的脸上。菲菲收拾着杯盘:「听你刚才说,你住在
下游很远的地方?」

  「嗯,这个的话,走路要两个小时左右吧。」

  「那你是不是该走了?」

  「是的,打扰了,多谢款待。」我这才明白菲菲的意思,起身要告辞。「那
个……如果不是很打扰的话,明天我还能过来吗?」

  「来做什么?是帮我搬石头,还是来吃饭?」

  我被问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这个,自然是帮忙搬石头。吃饭吗……」

  菲菲哈哈笑道:「你这个人真有意思,你是我在这儿碰到的第一个会脸红的
人。」

  走回自己的屋子,天已经彻底的黑下去了。屋里的灯是亮着的,田沁还在等
我。「你回来了。」

  「我回来了。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的,这是我的工作吗。受伤了吗?很严重吗?」田沁看见了我手上
的绷带。

  「嗯,其实没什么,只是不小心擦破了点皮而已。已经没事儿了。」

  田沁一笑,漏出两个酒窝来。「是去散心了吗?」田沁一边说着,一边从盒
子里掏出饭菜来。

  「嗯,其实,我已经吃过饭了。实在不好意思,让你白等了这么久……」

  「没有关系的。」田沁还是笑着又将饭菜都收起来。

  「那个……如果可以的话,能把酒给我留下吗?」

  「当然。」田沁把酒放在桌上。「那么,今天需要我陪你做爱吗?」

  「呃,今天就不麻烦了吧。老实说今天有点累。走了很长的路。」

  「这样的话,我给你按摩一下吧。我按得很好的。不用客气,这是我的工作
。」说着已经把我拉到了床上。「请趴好,我要开始了。」柔嫩的小手按摩着酸
疼的肩膀。田沁真的没有夸口,她按摩的很舒服,手劲儿也拿捏得恰到好处。身
子的疲劳好像被她的一双小手一点点的抽干了。

  「罗的身材真的很好,很匀称,骨架也很结实。」

  我猛地一翻身把田沁压在身下,田沁吃了一惊,不过又马上笑道:「怎么,
不是说今天你不想做爱的?」

  我看着她的眼,水汪汪的:「田沁,你觉得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这个,突然问起来的话,我觉得罗是个很好的人啊。很有礼貌,人也很帅
,而且做爱很努力。」

  「那你喜欢我吗?」

  「当然喜欢。」

  「那,田沁爱我吗?」

  「爱?那是什么?爱不是用来做的吗?田沁很愿意和罗做爱。」我叹了口气
,放开了身下的田沁坐在一旁。「这个,是我说错了什么让罗不高兴了吗?」

  「没有,只是突然有点感慨。」

  「这样的话,罗还要做吗?」

  第二十一日。

  「如果每天都有酒的话,欢迎你常来哦!我可是来到这里头一次喝到酒呢。
」菲菲的脸上有些发红,显得很妩媚。

  「呃,酒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大人物呢?做着奇怪的工作,有人伺候吃喝,还有这
么好的酒,罗伊,我真的是对你很好奇。」

  「我……我只不过和你一样,也是个新来的罢了……工作什么的,其实我也
很纳闷。」

  「那好吧,其实也无所谓,这个世界到处都是奇怪的事情不是吗?」

  「是的吧,这世界到处都是奇怪的事情。」

  「嗯,你该走了,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好的。那个,临走之前想问一句话可以吗?」

  「嗯?是什么呢?」

  「你知道什么是爱吗?」我试探性的问。菲菲像看一个白痴一样的看着我,
好像我问的是一个很傻的问题。「这样的,好的,我知道了。」

  菲菲这才噗嗤笑出来:「还有人不知道爱吗?那个,你今天很有进步,知道
泡女人不能光靠搬石头了。不过呢,最后这个问题就有点傻了。」

  「你回来了。」

  「是的,让你久等了,」

  「吃过饭了吗?」

  「吃过了,不好意思。」

  「给你这个。」田沁拿过一盏提灯递给我。「如果是要走夜路,还是拿着灯
比较安全一些。」说着把手递到我手中,牵着我走进了小木屋里。田沁的手很小
,很细腻,握在手里很舒服。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脑子里都是菲菲那双长满老
茧的搬石头的手。

  「我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吗?」

  「你?别人?我不懂。」

  「我是说,为什么我的生活有人照顾,而有的人却没有人照顾?」

  「这个,因为你完全不会做任何家务啊。这是资料里写的,想是不会有错吧
?总不能看着你饿肚皮吧?所以自然就要有人照顾你。」

  「只是因为这个?」

  「是呀。」

  「那么,今天也要一个人睡吗?」

  「嗯……也好。」

  「酒要给你留下来吗?」

  「好的,麻烦了。」

  第二十六日

  我提着田沁送给我的那盏灯走回我的小木屋,屋里亮着灯,我突然觉得有些
对不起田沁,总是要让她这样一个人等我到很晚。推开门,屋里的人却不是那条
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白裙子。

  「罗伊,你好。我是妮可。」女人伸出了手。

  「你好……请问有何贵干?」我礼节性的和她握手。她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比田沁漂亮,比菲菲更漂亮。一头乌黑的秀发柔顺的披散在肩上,眉毛修剪出
一条很好看的弧线,眼睛很大,很黑,鼻子清秀挺拔,嘴唇红润丰满,身材高挑
但是却是凹凸有致。

  「很抱歉这么冒昧的出现,希望不会造成困扰。」妮可笑了笑,脸上没有酒
窝,但是笑得很女人。「从今天开始,就由我照顾罗了,请多关照。」

  「嗯?」我不由的愣住了。「以后……可田沁呢?」

  「田沁的话,或许去休假了吧?也或许去做别的什么工作了。」

  「别的工作?去照顾另一个什么人的起居吗?」我的心中有一些酸涩。

  「或许吧。怎么?很重要吗?」

  「呃……不重要吗?」

  「呵呵,你很喜欢田沁?」

  「喜欢吧,为什么不喜欢?」

  「听她说起过。」

  「哦?她还说过我什么?」

  「说过很多,关于你的。说你不习惯和陌生人做爱,说你很有礼貌,说你喜
欢喝酒,但是不喜欢一个人喝。说你会问她很多很傻的问题。说你身材很好,做
爱很厉害……可以看得出来,她喜欢你。」

  「是吗,喜欢?」

  「是的,是很喜欢。」

  「哦……」我本来还想问一问,田沁如果结束了她的休假或是什么的,会不
会还会再回来照顾我,可又一想,这似乎对面前的妮可有些不礼貌。

  「那么,今天是不是也吃过了?」

  「呃,是的。」

  「要不要一起喝一杯?」

  「那再好没有了。」

  第二十七日

  「老秦。」

  「罗!今天这么有时间?」

  「呃,这个的话,似乎我每天都有大把的时间。」

  「哦对,看我这记性,真是抱歉。那么,有什么事吗找我?」

  「是这样的,我想问一下,田沁是休假了,还是去做别的『工作』了?」

  「这个,说起来的话,我需要查一下,你知道,每天要分配工作的人太多了
,总有些记不住的。」老秦说着放下手中的事情,在一堆厚厚的档案中翻了起来
。「田沁的话,现在好像还没有其他的工作吧,待分配的样子。」

  「呃……如果不是要求很过分的话,可以还由她来负责我的日常生活吗?」

  「怎么,对昨天新去的那个妮可不满意吗?」

  「呃,不是的,很满意,一切都很好。」

  「那为什么……」

  「只是觉得田沁已经足够好了。」

  「这样的吗?」

  「是的。」

  「可是我们都以为你对田沁的工作不满意,所以才给你换成了妮可。我说罗
,如果有什么需要或是不满的话你随时可以说出来的。」

  「怎么会?我没有不满意啊。一直都觉得田沁很好的。」

  「哦,这样的话可能是有些误会在里面了。我听说你有很长时间都不吃田沁
给你准备的饭,以为是不合你胃口什么的。」

  「这个,果然是有些误会。我真的很喜欢田沁的厨艺。就为了这个才给我换
了妮可的吗?」

  「是的,就是这样。」

  「那田沁……」

  「田沁的话,你知道,现在负责你起居的是妮可,如果要从新安排田沁的话
,妮可就没有事情可以做,这样的话……总之,是麻烦的很,这些,有意义吗?
况且我个人觉得,妮可是不是更能胜任一些?」老秦又拿起一本资料翻了翻,那
大概是妮可的资料吧,我想。

  「这样的话……我就不打扰了。」

  「没关系的,如果有什么事情只管来找我就是了。」老秦拍了拍我的肩膀。

  「妮可?」

  「嗯?」

  「如果你失去了现在的工作,会怎么样?」

  「这个,还能怎么样?等待下一份工作之类的吧。」

  「你喜欢我吗?」

  「当然喜欢,因为你是我的工作,不是吗?」

  「我们做爱吧。」

  「嗯?不要先熟悉一下什么的吗?」不等她说完,我已经堵住了她的嘴。

  妮可真的很漂亮,不管是长相还是身材,都算是第一等的吧。不知道为什么
,我突然怕什么时候又会像失去田沁那样失去妮可。或许对于田沁的离开让我产
生了足够的失落。不过仔细想想,田沁似乎也算不上是属于我吧?我对于她和妮
可来说,只是个「工作」罢了。那么,这里到底有什么是属于我的呢?

  我有些粗暴的撕剥开妮可一袭红裙,然后蹬掉自己的裤子,我急切的扑上去
,进入她的身体。或许是因为润滑得还不够,进入的不是很顺畅,妮可在我的身
下呻吟了一声。我回过神来,看着身下这具漂亮的躯体,真的很漂亮,清秀的脸
,乳白色的皮肤,高耸的乳房,纤细修长的两条腿被我高高的架起来。

  但是,这只是一具漂亮的躯体,只是一个才认识了一天的漂亮女人,我插入
她身体里的那部分不知何时,已经软了。几次努力,都不能使它再度勃起。

  「抱歉……那个……是因为我不够漂亮吗?」

  「不,不,该抱歉的是我,对不起。」我沮丧的从她的身子上爬下来,叹息
了一声躺在她身边。

  妮可撑起了身子,用手替我捋了捋挡住了眼睛的头发:「如果有必要的话,
我让老秦明天再换一个人来照顾你?」

  「不,不要!」我有些神经质的坐了起来,两手按住了她的双肩说道:「妮
可,你很好,你做得很好,如果你不厌恶我的话,请你继续留下来照顾我。拜托
了!」

  「当然,只要你不讨厌我。」妮可笑得很好看。

  「那么,你明天还会来的,是吗?」

  「当然。」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我不禁长出了一口气。

  「那么,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我摇了摇头:「只要明天还能看见你就好了。」

  「这样的话,请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了。」妮可说着下了床,弯腰捡起被
我丢在地上的裙子。

  「不好意思,把你的衣服撕坏了……」

  妮可甜甜的一笑:「没关系的,回去换一身就好了。」说着将撕裂的红裙子
穿在身上。这条裙子胸口已经被撕开了,漏出白皙的一片胸口,只能勉强遮住妮
可胸口前两点红晕。裙子的下摆也被扯开了一条口子,像高开叉的旗袍一样,漏
出整条光洁笔直的美腿。

  妮可勉强将裙子整理了一下,还是无法抚平上面的褶皱,无法遮挡傲人的身
姿。她放弃了这个努力,将有些凌乱的头发用手去梳理。看着眼前的妮可,突然
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涌向下体。

  「妮可?」我的呼吸有些粗。

  「嗯?」妮可扭过头来看着我。

  我抓住了她的双肩,把她推到桌子旁,压着她弯下腰去,将残破的裙角掀起
来,握住硬挺的阳具从后面插了进去。妮可像猫一样呻吟了一声,摇晃着屁股想
逃开我的侵犯,我两手握住了妮可的腰,像一头发情的野兽,冲撞着妮可,好像
只有无尽的交媾才能压抑我心里的恐惧。我在恐惧什么?不知道,我也无暇去想


  妮可的呻吟声不像一开始那么尖锐了,声音一下下小了下去。我的抽插也顺
畅了不少,只是还是没有任何技巧,每次几乎都要把阳具连根抽出,又狠狠地插
进去,恨不得把两颗睾丸都插进妮可窄紧的阴道中。

  两手仍紧紧把持着妮可的腰,小腹一下下撞击着妮可雪白的屁股,声音很清
脆。窗外不知何时已经飘起了鸡毛大小的雪花。妮可的呻吟声又大了起来,合着
我的节奏,合着雪花的飘零。

  我叫了一声,把阳物深深插在妮可抽搐的阴道中,龟头抵住柔嫩的宫颈,把
精液射进她颤抖的身子里。妮可喉咙里又发出了一声猫儿一样的叫声。

  第二十八日

  「昨天没有来呢?」

  「哦……昨天有点事情耽搁了。」

  「原来你也有事情啊。我还以为你每天都这么悠闲的。」菲菲没有停下手上
的工作。

  我也搬起一块石头,和她一道往河堤走去:「这个……其实大多数时间还是
闲的。怎么,你……想我了?」

  菲菲把石头放好,抬起胳膊用衣袖擦了擦汗水:「你可以这么想,不过我自
己倒是觉得我有些想你的酒了。嘿嘿。」

  我掏出酒瓶递给妮可,菲菲却没有接:「你先拿着,一会儿吃饭的时候再喝
吧。」

  「这个……其实今天我不准备麻烦你了……」

  「嗯?」菲菲可愣了一下:「怎么,吃够了我做的饭菜?」

  「不是……老实说,你的厨艺很好,只是觉得太麻烦了……」

  「有什么麻烦,我自己一个人不也要做……那好吧,你的酒我收下了。谢谢
你。」菲菲笑了一下,很自然。

  第三十五日

  我大口喘着气,倒在柔软的床里。

  妮可强打起精神支撑起来,替我擦拭着满头的汗水。我睁开眼睛,妮可两团
白皙的乳房吊在我眼前,上面有两条红色的印记,那是我刚才用力揉捏的结果。

  「妮可……」

  「嗯?」

  「抱歉……把你弄疼了吧?」

  「嗯,这个吗?」妮可低头看着自己的乳房:「老实说,虽然有些疼,但是
有种莫名的快感。难怪田沁说罗做爱很厉害。」

  「其实……不是的。我和……我以前不会这么粗鲁,只不过和你在一起的时
候心理就有一种欲望,或许那不是欲望,是恐惧……我也说不太出来,那种感觉
,你能体会吗?」

  妮可笑着摇了摇头:「不知道,罗总是怪怪的,但是妮可很喜欢。」

  「因为我是你的工作吗?」

  「这个,应该是吧。反正妮可很喜欢罗。」

  第一百八十三天

  没有秋天,同样也没有春天。又是一夜之间夏天就这么来了。整片整片的叶
子布满了树冠,蝉和其他昆虫躲在里面无休止的嘶叫着。我拿起酒,走上了那条
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路。突如其来的夏天让我有些不适应,走到菲菲工作的河堤
,我额头上都是汗。

  河堤上却没有了菲菲消瘦的身影。我环视四周,没有找到。难道是休息?这
半年来好像没见她休息过啊。或许不舒服什么的吧?可是她的身体一向很好的样
子。我走进菲菲的屋子,里面空无一人。

  似乎夏天还没有来到这间屋子,里面有些冷。我打开窗,让夏天的阳光洒进
来。酒,窗台上、桌子上、地上摆满了酒瓶。我拿起一瓶晃晃,满的,没有打开
过。

  「单菲?单菲!菲菲……」我歇斯底里的大吼,没有回音。我冲出屋子,沿
着河一面跑一面叫,也不知道跑了多远、喊了多少声,直到我筋疲力尽,嗓子嘶
哑的再也发不出一个字,才瘫软在地上,泪流满面的瘫软在地上,手里仍紧紧攥
着今天带来的那一瓶酒。

  第二百六十二天

  「罗?」

  「嗯?」

  妮可坐在我对面,两手捧着腮怔怔的看着我。「什么是爱?」

  「嗯?什么意思?」我也是一愣。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什么是爱?」妮可把爱字读的很重。

  「爱,就是一种感情吧,比喜欢还喜欢。但是不是你对我,对你的工作的这
种喜欢……老实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

  妮可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依旧怔怔的看着我:「罗,你爱我吗?」

  「这个……爱吧。」

  「你也爱过田沁是吗?」

  「爱过吧……」

  「我觉得,我好想有点爱你了。」

  第三百六十四天

  冬天又要来了吧?明天就是冬天了。我看着窗外满树的绿叶,我知道明天它
们就要离开树冠,用自己的方式迎接冬天了。

  明天鱼汛要开始了吧?一年了,我终于又要去做我那份很有意义的工作了。
我坐在树下,等待着明天,等待着冬季,等待着大马哈鱼也等待着妮可。

  可是一直到天色发亮,我等来了落叶、等来了日出、等来了冬季和大马哈鱼
,唯独没有等来妮可。妮可呢?我看着河里逆流而上的大马哈鱼问自己。

  「老秦?」

  「罗!是你,冬季开始了,那么又要辛苦你了!」老秦拍了拍我的肩膀。

  「妮可呢?」

  老秦好像突然想起来了一般一拍脑门:「瞧瞧我这该死的记性,怎么忘了给
你安排一个新人过去?昨天饿肚子了吧?真是很抱歉。我马上就安排。」

  「妮可呢!」我大喊。

  「妮可的话,现在已经不适合工作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很满意妮可啊!我每天都吃她给我准备的饭菜,我每
天都和她做爱!为什么!」

  「不是这个原因,老实说,有点麻烦,妮可她……」

  「她怎么了?」

  「妮可她怀孕了……」

  「什么?怀孕了?」我愣住了,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是的,其实这种事不该发生的,但是它还是发生了。你看,所以妮可现在
不能照顾你了,而是有个人要去照顾妮可。你那边,我会再安排一个人过去的。


  「不!我不要!妮可需要照顾,让我来照顾她!」

  「这个……这不是你的工作,而且你也不会照顾人,还是交给擅长的人好了
。而且罗也有自己的工作,很重要的工作。」

  我的躯壳走回了自己的小木屋。妮可怀孕了,妮可不在了……我一直以为妮
可是我的,原来不是。包括这张床、这间屋子、河里的大马哈鱼,这些都不是我
的。可妮可肚子里的孩子一定是我的!刚得到又失去了吗?

  笃笃笃……敲门声。

  「妮可!」我跳下床冲了出去。门外站着的却不是妮可。

  「单……菲菲?」

  单菲手中提着一个盒子,朝我一笑:「嗨,罗,好久不见。」

  「你这是……」

  「是这样的,以后罗的生活便由我来照顾了,还请多关照!那个,可以进去
吗?」

  「当然……」我才发现我挡住了门,忙闪身让菲菲进来。

  「好像情绪不是很高的样子,要喝点酒吗?」菲菲从盒子里拿出一瓶酒。

  「菲菲,这半年你去哪儿了?」

  「工作调动。」菲菲给我倒酒。

  「你也开始照顾别人了吗?」我心中一酸。

  「嗯,不是,是其他的无聊的工作。今天才开始照顾人,没想到是你。」

  「我找你好久……」

  「呵呵,很抱歉了,不辞而别也是情非得已。」

  我突然发疯一般抱住了菲菲,菲菲吃了一惊,手中的酒杯被我撞翻在地上,
摔得四分五裂。「菲菲,别离开我了!我求求你别离开我了!我……」

  菲菲用两手环抱住了我的腰:「好的,只要你愿意,我不离开你。」

  我抱着菲菲的身体,吻着她的嘴:「菲菲,我爱你!」

  「爱?」菲菲看着我,眼里都是迷茫。

  「爱!」我语气十二分的肯定。

  「爱……是什么?」

  「菲菲?」

  「嗯?」

  「头一次见面的时候我问你爱是什么,你还说我傻……」

  「有吗?」

  「有。」

  「那你现在知道爱是什么吗?」

  「你……你现在不知道爱是什么吗?」

  「我想我不知道了,你能告诉我吗?」

  第?天

  这是第几天?有意义吗?谁在乎?我坐在河堤上,看着河里密密麻麻的鱼群
,活得和死的,争先恐后的往前游或被往前游。它们是去上游产卵的吗?谁在乎
。它们为什么要去上游产卵?为什么要冒着死在路上的危险回到它们出生的地方
?这有什么意义呢?我感觉头有些疼。

  或许,如果我变成一条大马哈鱼就知道了吧?或许连大马哈鱼本身也不知道
吧?我站起身来纵身一跃。冬季冰冷刺骨的河水使我变成了一条鱼。

[ 本帖最后由 tubin 于 2014-11-20 14:28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