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0-02-13
  菊花黄,冬日暖

                (一)

  冬天,我倾尽我所有的语言为诗,给你,一如你给我迷人的微笑。于是,我
坚信,一行诗,定能温暖一个漫长的寒夜。也请你相信,黎明的阳光总会照在我
们前进的路上。

  千年不变的诗韵,一行跳跃的字符。如同鲜明的誓言,永远构筑在你我心之
林野。

  双手不必合十,只要你唇间一阵低吟。我就可以理解你的风韵。远望你的微
笑,我读到你唇间的神圣!那是因为,我在这个寒冬的夜为你写的诗歌,正在被
你吟唱。

                (二)

  黎明总会与夜达成默契。当第一束阳光透过轻纱,朦胧与艰涩羞惭似的散去。
一旦,你的眸子望空了我的日子,以情缠绕,以心纠缠,我将怎样从梦你的幻境
走出来。远处,一团篝火。熊熊燃烧,火种的生命力展示。那是多年前的一个寒
夜,一个男子和一个女子留下埋下的。所有的纷纷扬扬在他们离开后,于顷刻间
零零碎碎,化为雪水无声。

  我从这里路过,要追逐你留些的芬芳。这光芒之种,化作一团篝火,跳动于
你清纯的明眸。带着这周遭被温暖过了的风,像二月爱人的指尖划过池塘边多情
的柳叶。拂动我时时刻刻。

                (三)

  冬夜,谁不眠?

  一种姿势在灯下,一种姿势在茶杯边缘,一种姿势在翻动了书页。每一种姿
势,我都聆听,期盼如火。所有的记忆,因为夜的寒冷变得苍白。

  春花秋月,落叶无悔,燕过相思,水至无痕。那个梦又在脑海里本来走去。
绿芽、青苗、金果在冬季的一个晓梦里熟透。

  一滴水,等待风的关怀;一片叶,期盼秋的回眸。飞舞起来。我以蹁跹之姿
踏碎冬日的流言。

  想象之外,千里之音,阳关之远,陌路之遥。

  菊花黄,冬日暖。

[ 本帖最后由 萍踪 于 2010-6-15 12:31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