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xui8 发表于 2017-07-01
版主提醒:阅文前请点击右边小手给作者点赞!
                                                                
版主评語: 【温馨提示】

               欢迎来到色城人生区观光。
               阅读文章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
               阅读文章后,希望在回复那里留下您的心得感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认真回复交流,会有多种奖励,奖励丰厚,升级更快!详情请参照色城置顶贴!

作者:春玲
2017年/7月/1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原创:是
字数:5603


                第五章

  从婆婆公公家回到自己家,感觉真的轻松,要不人们总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
家的草窝呢!

  在陪着小帅看了约莫半个小时的动画片后安顿他去睡觉,而我则到客厅练起
了瑜伽,因为是晚上,一会儿也要睡觉,所以东西做的不大,都是以一些前弯拉
伸小幅舒缓动作为主,这些动作有助于缓解疲劳和放松神经,对增强睡眠质量也
有一定功效。

  练了大概二十分钟瑜伽之后,身心感觉轻松不少,又休息了一会儿才去洗澡。

  这一晚,我头一沾枕头就睡着了,而且睡的很香甜。

  第二天一早,依旧如往常那样,起床,去叫小帅起床,去卫生间洗漱,做早
餐,等小帅洗漱完一起吃早餐,然后送他去学校上学。

  今天是周三,是我和小孙倒班的日子,在将小帅送到我学校之后,我竟然发
现自己有些无事可做,突想起家里的备货不多了,于是就开车去了沃尔玛。

  赶到沃尔玛的时候也还不到八点,还好沃尔玛是七点开门,此时里面已经有
了不少晨练完顺带买些菜回去的大爷大妈在了,我一清楚亮丽的美艳少妇走在一
群大爷大妈之中还是很有些显眼的,引来不少色心不死的大爷们的侧目驻足。

  对此我很是得意,因为我知道只有能激发起男人占有欲的女人才是最美丽的
女人。

  在家自己做饭吃的次数真的很有限,除了早餐和周六日,平时几乎都是在医
院里的食堂或是婆婆家吃,所以我只采买了些面包、香肠火腿、鸡蛋以及一些水
果就回了家。

  等将买来的东西放进冰箱后,才赫然发现此时才不过九点半多一点而已。

  该干点什么呢?

  我在屋里转了转,发现玻璃有些脏了,突然才想起来上一次大扫除整理屋子
擦玻璃已经是两个月以前的事情了。

  说干就干,于是我就开始擦起了玻璃,擦玻璃看似简单,可做起来却不那么
容易,两间房间外加北阳台的窗户足足花费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等擦完玻璃才
发现已经过了十一点,距离去接小帅放学没几分钟了。

  心中暗叫一声糟了,边忙给婆婆打电话,询问她是否有去接小帅,边去换衣
服,我担心她知道我今天休班,以为我会去接小帅而不去,还好,得到的答案是
她已经在学校外并看到小帅班级出来了。

  哎,还是奶奶疼孙子啊,我这个做妈的都自愧不如。

  跟婆婆解释我是因为擦玻璃忘记了时间并让她带着小帅来我这边午饭,婆婆
却说她在家里已经做好了,就不过来了,还让我中午过去一起吃,我以家里还要
很多活没赶完拒绝了。

  我说的的确是实话,玻璃是擦完了,可地面还没扫没擦呢!

  我家不大,九十平米的两室一厅,收拾起来也着实不容易,还好家里就我和
小帅气,且只有晚上和周末两天在家,而我平时也是每个两三天就打扫一次,算
是减少了不少工作量、经过一番努力,终于赶在中午之前将一切处理完,躺在床
上,闭着眼睛,闻着屋子里清新的空气,静静的听着卫生间里传来洗衣机转动的
声音,心里有一股淡淡的成就感。

  午餐是一根黄瓜,吃它的时候,脑子里想起了很多少儿不宜的画面,很自然
的,我心中的那点欲火再一次被勾了起来。

  我休息了一会儿,换了衣服,开始练起了瑜伽,想用练瑜伽平复烦躁的心情。

  『叮咚……』就在我刚练完一个周期,准备收势休息一会儿时候,门铃响了。

  我家鲜有人来。连婆婆、我妈、姐姐和哥哥他们来的次数也屈指可数,尤其
是现在还是周三的白天,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此时在医院上班,所以我猜测是认
错门了,也就没有理睬,继续将手势动作做完,坐在练功垫上闭目休息。

  『叮咚……』门铃停顿了一会儿后再次响起,我很不情愿的站起身,拉过浴
巾披在上身就朝门口走去,边走边习惯性的问了声:「谁啊!」

  「我!」

  本是习惯性的问了一声,根本没想着能得到回应,可却真的有人回应了,而
且很熟悉,我就放松了警惕,手一下就按在了门把手上,将门打开了,可也就在
我将门打开那一瞬间,我想到了这个熟悉声音的主任是谁——我公公黄剑雄。

  我想将门关上,可为时已晚,他已经牢牢的拉着门外的把手,我的力气没有
他大,根本拉不动,我有些气急败坏的质问他道:「放手,你来干什么?」

  「小曼,你听我说,让我进去好吗?」公公一手拉着门把手不让我将门关上,
另一只手则通过门缝探了进来,搁在门与门框之间彻底断绝了我将门关上的可能,
我知道再想关上门已经不可能,可依旧死死的拉着门把手,执拗道:「不好!」

  「别闹,小曼,马上就到上班的时间了,人看到你我这样,不好!」公公向
四下望了望,然后一点点的往门里挤。

  我想了想,觉得他说的也对,要是被街坊邻居看到我和他这个模样,肯定会
传出些风言风语的,可我也知道一旦让他进来,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不是我能做
主的了,我犹豫着,手上的力道就弱了几分,被公公看准时机一拉一挤多半个身
子就挤了进来,且胳膊已经撞到了我的胸口。

  事已至此,我只能放弃,向后退了几步,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他将门关上,
并上了锁。

  公公锁好门,转过身,用饿狼见到猎物一样眼睛贪婪的看着我,道:「小曼,
你真美。」

  为了方便,我在练瑜伽和跳健美操时都只穿健美舞蹈操服,就是那种上身是
比胸罩稍大的紧身服,下身是紧身短裤,而披在身上的那条浴巾也不知何时掉在
了地上,我忙将掉在地上的浴巾捡起裹住上身,退后几步,怒瞪着他,谨慎的问:
「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干你了。」

  公公舔了舔嘴唇,然后一下朝我扑了过来,我见机不好,忙转身往里屋跑,
试图想用那道房门将他挡住,可我刚进去,还没来得及将门关上,他就如公牛一
般将门撞开,将我撞了个趔趄,险些摔倒,可还没等我站住身形,他就将我一把
抱住,然后重重的压在了床上……

  强奸是件技术活,只要女人意识清醒,没有屈服,男人想成功是很难的。

  当我在门口阻挡他而怕被街坊邻居看到传出风言风语而犹豫时,其实我已经
屈服了。

  甚至当上次被公公强奸后,我没有选择报警,与他鱼死网破时,我就已经屈
服。

  知道迟迟早早会再次被他强奸,只是没想到来的会这么的快。

  男人和女人之间,不论是如何发生的第一次,但事后,如果两人还有交集,
还有接触,并没有撕破脸面,那么第二次不可避免。

  而一旦有了第二次,那么第三次,第四次,甚至第无数次就会接踵而来。

  其实那天我早就想清楚了,我承受不起报警与他鱼死网破的后果,那么就只
能与他保持这种永远见不得光的关系。

  「爸,不可以,我是您儿媳妇啊!」

  虽然心里已经屈服了,也默认将成为他情人的事实,但该有的态度,该有的
反抗还是要有,既是做给他看,也是对我的一种安慰。

  我并不是自愿的,是被强奸强迫的,虽有些阿Q,但却是我唯一能做的。

  所以,当他将我扑倒在床上,开始亲吻我的时候,我摇头躲避。

  当他要脱我短裤时,我拼命挣扎。

  当他将我扒的精光,开始脱他自己衣服时,我蜷缩在墙角。

  而当他的大肉棒破开我大小阴唇,插进小穴花心时,我闭上了眼睛,认命的
开始挺动屁股迎合他。

  我是女人,普通的女人,也有性有欲,更渴望高潮!

  公公见我不仅不再反抗,还开始配合起他来,操干的更加起劲儿了,每一下
的撞击都是那么的有力,每一下的插入都是那么的深沉,仿佛想要通过这一次性
交将身下的我彻底征服。

  而我也的确是快被征服了,久违的快感,久违的高潮,久违了的性爱,这一
次不同于上一次,上一次我只是个被动的接受者,而这一次我是半个参与者。

  半个,而不是全部,半配合却绝不主动,因为我还有最后的自尊。

  当公公达到高潮,嘶吼一声将一泡浓精一股股的射进我的小穴,我被滚烫的
精液烫的浑身战栗起来,双手不受控制的紧紧抱住公公的腰,过了好一会儿公公
才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一般颓然的躺倒在我身侧,重重的喘着粗气。

  泪水顺着我的眼角流下,在我意识清醒,具有反抗能力的前提下,我被公公
再次强奸得手了,而这也意味着我将成为公公见不光的儿媳情人。

  「别哭了,都是我不好,是我实在是太爱你了,自从你和小朋结婚起,我就
爱上了,可那时你是我儿媳,我就算再禽兽也不可能对你有非分之想,随着你生
了小帅,小帅慢慢长大,我对你的渴望就淡了许多,可是……」公公一把抱住我,
「可是自从小朋出意外离世后,我对你的渴望就不可自拔,每时每刻想的都是如
何得到你。」

  我没有说话,被他搂在怀里,看着屋顶的水晶灯,默默的听着,现在的我要
做的就是一位听客。

  「其实我也很犹豫,也是在挣扎许久之后才下定决心这样做的。」公公将我
搂的紧了紧,「我实在是受不了,每次见到你接着小帅离开时的背影,我都有冲
上去抱住你的冲动。」

  「你明白那种感觉吗?」公公一翻身将我压在身上,双眼直视着我,我依旧
没有说话,扭头看向另一侧,不看他的眼睛。

  公公将我的头扳过来,让我看着他,问道:「小曼,你知道你什么地方最吸
引我,最让我痴迷吗?」

  我没有说话,而他却揭开了答案,伸手到我的翘臀出捏了一把,道:「是你
的小翘臀。」

  我知道我的臀型很好,是蜜桃型的,是很让男人痴迷的那种,小朋在世的时
候,我去健身房健身练臀可没少受骚扰,还被人追求跟踪过,很讨厌那种氛围,
所以才开始在家健身的,可没想到我的蜜桃臀会让公公痴迷成这样。

  「没想到吧?嘿嘿!」公公得意的笑笑,狠狠亲了我一口,接着说道:「其
实你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每一寸肌肤我都喜欢的紧。」

  「怎么还哭啊?」公公伸手去抹掉我的眼泪。

  我一把将他的手拨开,委屈的道:「我们这算什么?偷情还是乱伦?」

  公公叹了口气,然后温声道:「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会用行动弥补我的
过错,我会好好补偿你,照顾你的。」

  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晚了,必须得争取主动权,做永远见不得光的情人不是不
可以。但必须得以我为主,想操我,可以,但必须得花心思哄我开心才行,想让
我做随时随地随叫随到随意操的情人可不行。我冷哼一声,道:「说的轻巧,补
偿?你怎么补偿?你让我怎么面对妈,怎么面对大姐,怎么面对小帅?」

  「这……」公公一脸难色。

  「说不出来了?」我冷哼一声,一把将公公推开,坐起身,抹掉眼泪,看着
他道:「我们母子过的很好,不用你来照顾,你少来打扰我们,我就念阿弥陀佛
了。」

  「小曼,你先听我说!」公公一把将我拉进怀里。让我趴在他的身上,「我
说补偿你照顾你就一定会补偿你照顾你,这一点,你放心,那套别墅是留给小帅
的,我在南郊那边有一套房子,给你,外加每年给你五十万,怎么样?」

  「包养我?公公包养儿媳?亏你想的出来。」我嘴上对他冷嘲热讽者,可内
心里却是心动不已,南郊那边是别墅区,均价已经涨到一万五以上了,一套别墅
怎么样也要五六百万,而现在住的那套别墅的单价更高,不下千万,要真能留给
我和小帅,还真不错。

  公公老脸一红,道:「是给你和小帅的生活费。」

  我愤愤不平的道:「还不都是一样?有区别?」

  公公喃喃的笑笑,没有争辩,而是挺了挺了身子,道:「小曼,再做一次呗!」

  「起开,你将我当什么人了。」我感觉到公公刚刚才射过精软下去的大肉棒
又硬了起来,可也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轻易答应他,若是轻易就答应了,那他
就会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就不会珍惜了,于是挣扎着从他身上坐起身,忍着下
身撕裂的疼痛,就这样光着身子下地,将掉在地上浴巾捡起来,裹住身子,对他
道:「我去洗澡,你收拾一下,就走吧!」

  说完我径直走出卧室,进了卫生间,只是将门关上,故意没有上锁,上锁没
用,难道他叫我开门我还能不给他开?而且这也算是我给他的一点小小的福利。

  刚才在床上他说要再来一次,我没答应,那是我在用行动告诉他我有说不的
权利,可在卫生间里你要是想要我也不拒绝。

  而果不出我所料,就在我打开淋浴,身体还没有被水完全淋湿,公公就挺着
他那根翘起的大肉棒推门走了进来,我装着很是意外的问了一句:「你来干什么?」

  公公笑了笑,道:「洗澡啊!」

  不等我回答,他就上前从后面抱住我,硬硬的热热的大肉棒顶在我的臀部,
左手附在我左侧饱满挺翘的乳房上揉搓起来,右手则伸到我的小穴处开始扣弄,
而我则很配合的靠在他的怀里,在淋浴的浇灌下任他上下其手的对我进行侵袭。

  就在我被公公挑逗的意乱情迷时,他将我原地转了个身,大嘴堵住了我的檀
口,开始和我亲吻起来,大肉棒抵在我的小腹上,双手则在我的蜜桃臀揉捏着。

  我主动伸双手环住公公的脖子,和他深吻起来,踮起脚尖让抵在小腹处的大
肉棒能尽可能的离小穴更近一些。

  公公将我抱坐在梳洗台上,分开我的双腿,露出在阴毛覆盖下的小穴,他手
握着大肉棒顶在穴口处,我的小穴里本来就有他刚才射进去而没有流出的精液,
再加上这会儿挑逗分泌的淫水,小穴里早就是一片狼藉,泥泞不堪了,他只是一
挺腰,大肉棒就滋溜一声插了进去,然后继续往前一挺,大肉棒就连根进入,只
插花心,我和公公同时发出嗯的一声舒爽呻吟声。

  这声呻吟声仿佛吹响了冲锋的号角,公公双手固定住我的臀部,开始了前后
的撞击……

  卫生间里想起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以及恩恩啊啊的魅惑呻吟声。

  我和小朋结婚多年,在卫生间里洗澡做爱的次数却很少,而公公更是没有体
验过,所以我们两人做的格外卖力,他不住的前后撞击着,我双手勾住他的脖子
与他深吻,双腿加紧的胯,双脚抵着他的屁股,让两人贴的更紧。

  在公公不住的大力抽插下,让本来就渴望一场畅快淋漓性爱的我疯狂不已,
拼命挺动屁股配合着公公的快速抽插。

  公公虽然五十多了,可体力却很好,尽管刚刚才做过一次,可依旧很是生猛
的在狠狠的操干了我十几分钟后,才再一次在我的小穴里一泄如注。

  之后我们两人仔细的给彼此清洗了身体,他用舌头舔舐了我身体的每一寸肌
肤,那时的神情很专注,也让我相信了他说的那些对我很痴迷的话。

  洗完澡出来,已经四点多了,早就过了接帅帅放学的时间,真有些头疼,不
知道一会儿去婆婆家接帅帅会不会因为对她的愧疚而失态。

  上一次我是在半清醒状态下被强奸的,虽然心虚,可并没有多少愧疚之心。

  可今天则不然,我是在半推半就下和公公发生的关系,根本谈不上强奸,尤
其是在卫生间里的这次,更是我有意勾引……

  哎!希望我的心理素质好些,婆婆大意一些,不要发现马脚才好!

版主提醒:阅文后请用你的认真回复支持作者!点击右边的小手同样可以给作者点赞!

[ 本帖最后由 弄心 于 2017-7-1 21:25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