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top 发表于 2010-07-12
              鹿鼎记之朗青


作者:不详

***********************************
  网上朋友肯定很多都看过「鹿鼎记」,不知道对耿精忠其人还有没有印
象?我看到一篇和他有点关连的文章,改写一下,供大家娱乐一下。
***********************************

                                (1)

  耿精忠,清初的汉人藩王,在福建被封,雄霸一方,贵为靖南王。持着自己
对新朝廷有功,兼且手握重兵,于是骄奢淫逸,无所不为。

  有个青年名叫朗青,年龄十九岁,任职耿府的近身护卫,武功精湛,很受耿
精忠的信任和赏识,对待他无异于对待自己的子侄。朗青能进出耿精忠的王府,
不受禁止,即使耿精忠的爱妃宠妾,他都可以见到,全王府昵称他为小朗。

  这天恰逢七巧佳节,耿精忠与他众多俊俏姣美的嫔妃一起夜宴,人生得意,
不觉喝多了一点。转头看见朗青守卫在旁边,于是就赐他喝酒,然后开玩笑的戏
问道:「小朗,你看牛郎织女,一年见一面,是不是很可怜呢?」

  朗青喝了点酒后,说话就有点失了分寸,回答说:「怎么算可怜呢?我看见
大王你左拥右抱,我却孤独似鳏鱼,说实话,可怜的是我呢。」

  耿精忠笑着说:「我贵为藩王,天天与诸姬美女极尽床第之乐,看牛郎织女
年会一面,很替他们不值。小朗你年纪轻轻,正该及时行乐,却孤单一人,怎么
能忍得住呢?好把,服侍我的众多美女中,让你任意挑选一个,作为你的老婆,
你说如何?」

  朗青大喜,连忙跪下,再拜说:「承蒙王爷的恩情和命令,只要能得到小倩
为妻,我就心满意足了。」

  耿精忠听了一愕,回身笑着对身边的众嫔妃说:「谁说小朗子不会挑选女人?
小倩在年幼就跟随服侍王妃,到现在十七岁了。我不是不想收纳她,只是当初我
的大儿子要娶她。现在我大儿子死了,我的其他儿子年纪又太小,我又快老了,
确实不能老夫娶少妻,免得被人笑话我「老牛啃嫩草」。如果把小倩嫁给小朗这
个年青人,可以说是很相配的一对儿。但是话虽如此说,总不能这样马虎了事!
我已想到一个办法,明天让他自己作出选择,成功与否,就要看他福份如何了。」

  朗青为什么会要小倩呢?事缘有一天中午,朗青受王妃所托,查一件事情。
回来的时候,就直入王府后宫,欲寻耿夫人交差,走过耿夫人的房子面前时,恰
逢小倩刚刚撩起窗帘。窗帘飘飘扬扬,小倩娇俏的脸蛋就忽隐忽现,十分的艳丽
绝伦,显得分外诱人。

  朗青少年多情,一时胆粗,就静悄悄的绕道到王妃的门口,慢慢的推门而入,
偷偷的窥探。原来王妃耿夫人正在内室睡觉,外房小倩正在倚窗遐思,朗青看得
一时忘情,不小心弄出了一些声响出来。小倩仿佛了惊吓,摹然回眸。只见她明
眸皓齿,雪白的瓜子脸透着红润,就好像朝霞映着白雪一样,光彩照人。小倩发
现朗青在窥探,就婀娜多姿的走了过来,含着笑低声斥责朗青,吩咐他迟点再来。

  朗青见她对自己不像有恶意,再看她美丽的眼睛瞟着自己的时候那种似嗔似
喜的神情,楚楚动人的娇羞,使得朗青心旌摇动,差点不克自制,要冲上前去搂
抱这美人儿。但他终于是有所顾忌,正想慢慢的退出去,不料被小倩走过去拦住
了退路,非要朗青向她赔罪不可。朗青还是调情生手,遇到这阵势不由得面红耳
赤,不知所措。终于乖乖的被小倩引到床前,洗耳恭听要如何赔罪,才能令小倩
满意。

  小倩见朗青纯真可爱,不由得对他起了爱慕之情,于是把他拉过一边,两人
喁喁细语起来。朗青平生第一次让女孩子挨着身子说话,不由得欲火中烧,就搂
抱着小倩亲起嘴来。不久,他的大手在小倩的带引下,径直穿过她的衣衫,触摸
到两只丰满的乳房,那两只乳房在他的触摸下像两只受惊吓的小兔子在衣底下直
哆嗦,他一激动就要扯开她的衣裙。想要在小倩曼妙体态和莹润肌肤的身子上来
一次真个消魂。

  小倩怕王妃醒来要坏事,所以是拼死不肯,但是在挣扎的时候却是有意无意
的触摸着朗青硬硬的阳具,令朗青更加的兴发如狂,终于是在小倩身子上乱碰乱
顶,泄了精才完事。

  原来小倩在王府时,有一次被耿精忠乘着王妃不觉,奸淫了一次。但是后来
耿夫人钟爱她,睡觉也要小倩贴身服侍。耿妻信佛,不喜见耿精忠杀戮,对他总
是找藉口避着。所以耿精忠一直找不到机会再次蹂躏小倩。不过反正他女人多的
是,所以也没有特别在意。不然,小倩也难免与其他奴婢女一样,遭到耿精忠的
连番奸淫污辱了。

  小倩却是对男女之事渐渐明白,不禁有寂寞的感觉,所以见了朗青,不由的
对他勾引起来。于是朗青对她一往情深,现在听王爷说起可以让他挑选一人,不
禁大喜过望。当晚大家尽欢而散。

  第二天一早,耿精忠命令用红色的绸缎作为布幛,长数丈,围住王府的大厅,
布幛相隔不远,就开一个洞,共挑选出府娇艳美丽的少女三十人,只在洞外伸出
一只手掌,但全身都隐藏在绸幛内。叫小太监带朗青进王府,耿精忠嘱咐他说:
「这三十少女中,有小倩在内。你自己凭手掌辨别,选定了,就把名字写在她的
手掌上。我将亲自检验。」

  朗青受命后就走来走去审视,但众美人的手都纤细洁白如玉,实在难以辨别。
正打不定主意时,忽然想起小倩左手无名指有二寸许的长指甲,何不以此为根据?
于是又回看到第十六只手掌,果然符合以前见过的样子。赶紧取笔写名字,并回
报耿精忠。耿一查验,果然是小倩,不禁惊讶道:「怎么会有这样的事?」

  叫小倩伸出手,反覆观看,见到指甲,于是大笑道:「漏洞在这了!你且退
下,明天另有好办法,一定要做到完善没有弊端才行。」

  朗青闷闷不乐地出了王府。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只好披衣坐起等待天亮。
早晨起来才盥洗,就有人来传令招朗青。朗青急忙穿衣戴帽,赶到王府。耿精忠
己坐书斋中,指示道:「布幛又摆好,你可以再去撞撞运气,如果成功,那真是
天作成的一段姻缘了。」

  小太监带他进入大厅,见锦帐仍按老样子布置,只是每一洞口伸出一只白脚。
朗青惊怕的要躲避,小太监拉住他说:「王爷因为手上有弊,所以这次出示脚了。
仍是五指一掌,只是没有二寸指甲,你还是细心辨认吧。」

  朗青无法子,于是按次序察看。只见脚胫美妙,趾头玉润者,有许许多多。
最后看见一只脚,洁白细腻,与其他脚不同,而且隐约有「川」字花纹在脚底。
朗青上次调戏小倩,兴奋过度而在衣裤内一泄如注,记得当时在小倩蛇一样的身
子不断扭动下,他只能捉住她的一只脚,所以对她的玉足留下印象,说明白点,
就是那玉足在裤裆一阵的捣蛋,而泄了精。现在他回想起,那脚依稀就是这个样
子。于是大喜,就写上姓名。回报耿精忠检验,说这就是小倩,耿精忠于是大声
惊叹:「我和小倩真是无缘!」

                                (2)

  于是耿精忠就把小倩嫁给朗青,还赐了一千两银子作为嫁妆。

  洞房花烛之夜,朗青兴冲冲的拉着小倩坐在床沿。只见小倩穿着鲜红的嫁衣,
喜烛高燃,朗青掀起新娘子的盖头,小倩忙含羞躲避,那娇柔又羞涩的神态楚楚
动人。朗青想看个究竟,只好秉烛上前。他一手端着红红的喜烛,一手托起新娘
的下颏,小倩那俊俏的脸蛋就完全对着他了。只见她:

                   秀眉弯弯如柳叶,睫毛翘翘如雀翎,  
                   秀目灼灼如朗星,朱唇小巧如樱桃,
                   鼻正梁隆如悬胆,贝齿洁白如珍珠,  
                   秀发乌黑如柔云,俊俏脸儿如鹅蛋。

  朗青这边脸看看,那边脸瞧瞧,越看越爱,不忍释手。他的视线又从她脸上
移到身上,从玉雕粉琢的颈项直窥入神秘诱人的领口。见小倩坐在那里没动静,
他便放下烛台,上前为她宽衣解带。

  一会儿,衣裙委地,灿然裸呈出妙龄少女的无瑕胴体。小倩到了此时,却还
是垂头坐着,朗青便上来撩拨她。小倩见他来到跟前,却一转身以背对着他。

  朗青并不生气,一双长臂从她腋下穿过,一双大手托住她两只鲜嫩的乳房,
轻轻地,由下而上地抚摸。小倩的一对丰乳,在朗青的抚摸下,便一点一点地鼓
胀挺拔起来。当朗青触摸到那两颗樱桃似的小乳头时,那乳头倏然勃起,硬硬地
直颤。朗青的一双手又顺着她细腻光洁的肌肤缓缓滑向她的纤纤细腰和隆隆丰臀,
滑向她滑腻的大腿内侧,最后直摸到那涨卜卜的阴户……

  小倩本来正在盘算如何冒充处女,所以一直是忧心忡忡的,但是现在被朗青
这样子一搞,那蕴积多时的情欲却如春江潮水般地泛滥上来。她终于忍耐不住春
情的煎熬,身子一酥倒在了朗青怀中。朗青就势把她抱到床上,然后三下两下脱
去自己的衣袍。小倩看到朗青膀宽腰圆的健壮身体,不禁眉开眼笑,她半闭上眼
睛,娇声叹了一声,柔声叫道:「小朗快来,我冷嘛!」

  朗青一跨上床,她便张开双臂,用少女的两条结实大腿紧紧箍住朗青的腰,
劲挺的乳房去撞他的胸膛。郎青兴奋非常,挺着阳具,长驱直进,直插进小倩的
阴户,然后大进大出。

  小倩在情欲的激奋中,在阴户被重重的抽插中得到了酣畅淋漓的发泄,渐渐
的要瘫了下来。但是她却还是不忘要作一点手脚,于是鼓其馀勇,大腿一分一合,
乘着朗青忘情的射精的时候,借着用一些早收藏好的冰镇鸡血,充成了一个楚楚
可怜的破瓜样子。朗青就着烛光细细观察小倩的落红点点,满心欢喜,又摇摇头,
搞不懂这么个弱不禁风的小处女,刚才哪来的那股狂野的劲儿。

  朗青自从得到了小倩,大大的高兴,这件事完全出于自己的意料之外。由此
就深感耿精忠的恩德,要想办法厚报,常常在言谈之间表现了出来。

  小倩私下里却劝说他:「王爷对夫君有恩,是不错。但王爷做事阴晴不定,
情绪化的很,像这样的情况,也不能说是以国士对待夫君。夫君自从担任普通卫
士以来,一年间升至近身护卫,自然把王爷当作可依靠的大山。但王爷淫虐已极,
必定有大祸临头,到时皮都不存在了,毛还生在哪儿呢?古人云:君子不立危檐
之下。我们不如趁早离开此地另找出路,这才是全身而退的办法。」

  朗青说:「官职在身,离开到哪儿去呢?」

  小倩说:「夫君主意还没定。若主意果然定了,不要担心没有寄身处,我有
姨母在京城,为什么不去投靠她呢?」

  朗青也知道耿精忠要叛乱,只是没办法远离,听到小倩的话,很是高兴。二
人急忙打点细软,买了两匹骏马,一起乘夜向北逃去,依托在姨母家。落户北京
宛平县,出资贩卖茶叶,于是成为富室。

  小倩本是开远人。耿精忠任总兵时,曾率兵经过,路上见到小倩在田头放猪,
一老妇人坐在门口编薴麻。小倩当时才九岁,即使蓬头粗服,不抹脂粉,却眉目
如画。

  耿精忠问老妇人女孩是她什么人,说是孙女。耿精忠拿出十两银子,要买下
她。老妇不肯,耿精忠大怒,把小倩硬抢了回去。等到小倩长大,长短合适,胖
瘦正好,玉肌花貌,艳丽无比。

  耿精忠几次要纳她为妾,但袁姬不许,所以拖到十七岁,又忽然归属于朗青。
小倩在耿府多年,府中事无论大小,都能述说。她的姨妈及众女眷,天天在绣窗
茶榻间听她追述,以扩大见闻。这里略记几则,可比作史载的善淫的「媚猪」,
「金凤」一类条目,堪称叛逆藩王耿精忠的秽史。

  小倩说耿精忠宠爱的女人很多,自妻子以下,美貌的姬妾有二十多人。只有
袁姬最为妖冶淫荡,在诸妾中最为得宠,但淫妒成性,耿精忠对她既爱又怕。袁
姬极力打扮勾引男人。

  福建夏天很热,袁姬晚浴后,穿着薄如蝉翼半透明的睡衣,两只高耸的乳房
隐约可见。耿精忠的大儿子,是另外的小老婆所生,常见袁姬这样的装束,终于
乱伦通奸。每次交媾,都不避婢女,淫声浪语,外传出去。不知道的只有耿精忠
而已。

  藩王府中有个叫卢大眼的,耿直能干,耿精忠倚靠他为左右手。一天卢大眼
陪着耿精忠聊天,正好大儿子在眼前走过,衣服华美奇特,腰间各种佩饰很多,
耿精忠看了,高兴的对卢大眼说:「真是一个翩翩美少年啊!假使在河阳做官,
将成为万花主人。这里风俗不好,要防备他外出,拈花惹草。」

  卢大眼说:「公子佩玉,王爷却没注意到别的问题吗?」

  耿精忠问:「什么意思?」

  卢大眼回答说:「当年臣于野外打猎,连小兔子都不放过一只。但一箭之遥,
有糜鹿却没发觉。难道是臣只看见小的,而看不见大的吗?当然不是,只因为精
神集中在近处,远处就忽略了。王爷看见公子的服饰,却不觉其妖冶,这就像臣
子只见兔子而不见糜鹿一样。帽子,是用来增添头部的风采的,衣服,是用来美
化人的身体的。所以戴豸帽来避邪气,戴蝉帽来洁操守,穿豹皮衣表示威猛,穿
貂皮裘昭示具有美德,坚持理想就佩环,修养德性就佩琨,玦用来决疑,觿(形
如锥,用来解结,也用作佩饰)用来解纷。所以见一个人佩物就能知道他的志向。
现在公子穿的衣服炫耀怪异,这叫不正,修饰外表容貌,这叫祸端。臣担心淫乱
行为的败露,在萧墙之内,不在寝门之外。」

  耿精忠听了大怒,找个藉口把卢大眼打死了。

  藩王府有不少梨园子弟,都是当时拔尖儿的人物,有一个贴旦叫珍儿,尤其
姣媚,耿精忠的大儿子与他搞断袖分桃。有一次,耿精忠入朝,他就夜里出去睡
在珍儿家,袁姬查知到这事,非常气愤的说:「轻薄子,敢这样胡来?」

  赶紧率侍女十馀人,灯炬相联,悄俏出了藩王府后门,以乘其不备。公子见
了大惊,用肘部在地上爬行迎接,叩头请求免罪。珍儿也跪在地上发抖,不敢抬
头看袁姬。袁姬喝令珍儿抬起头,用灯光一照,见他长得很俊美。就赶紧安慰他
说:「你不要伯,我不是吃人的。」

  竟带他一起回府,留下来淫乱。当夜袁姬就脱阴而死。死后,府中有鬼怪作
祟,常常现形,严然像一只白猴。耿精忠得知后,哭着说:「我原就知她是大山
老猿所变。」

  就以珍儿去殉她,鬼怪才消失。另外,耿精忠每当暴怒时,常常剥人皮,每
年十几次。耿精忠平时喜欢吃鸡屁股,不吃几百个不满足。袁姬最喜欢吃棒栗和
熊背的白脂,耿精忠千方百计给她搞来。厨师如果烧得不好,常常被处罚,侍女
灵芝忽然被狐狸戏弄,喜欢勾引男人,耿精忠发怒,马上挑选藩王府青年二十人,
命他们轮流裸体追赶并奸淫她,众青年奸淫已遍,灵芝仍不疲惫。耿精忠笑道:
「产丘壑可满,此女不能满足。不久就放了她。」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