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7-01-23
作者:nemesia
字数:415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大城外不远处,一名年约十五、六岁的少年负手行走,他的相貌与其说是俊
朗还不如说是娇俏,比女子还要美艳。

  假若附近有人的话,一定会被震惊,因为他是突如其来便出现,无知村民看
到甚至于会以为是妖魔鬼怪。

  少年的左手一划,彷佛在查看什么后点了点头。「看来能力转换等级还不错,
一星斗帝在此时点中的斗气大陆根本就是碾压级嘛。」

  就在他还在想,自己处身的确切时间到底是何时时,一名穿着月白衣袍的老
者带着两名年轻男女从城中急奔而出,从他所带走、同样穿着月白袍服的秀丽少
女,以及他们袖口处的云彩银剑图案,少年可以猜出来人是谁,故而飞至他们上
空。

  「云岚宗门人吧?那就留下来。」

  老者听到后震惊不已,同时间也四处张望,但不管怎样也找不到人,无形压
力让这位大斗师不知如何是好。

  「向上望啊,脑残。」

  三人听到后也不自觉地抬起头,在看到那飘浮在空中的身影后,全身不由自
主地颤抖起来。

  「斗……斗…………斗………………斗皇?」

  虽然并不是第一次见到斗皇级别高手,只不过见识过和被找麻烦,绝对是两
回事。待得少年落地,在感知上三人只觉得在他们面前的是巍峨高耸、连绵不绝
的山脉,直到此刻他们才惊觉到,来者可不是斗皇,绝对是超乎于其上的存在。

  『斗气大陆很大很大,比云韵强横的人,也并不少。』

  方刚离开萧家时,那名在看书的少女的话犹在耳边,莫非这就是她所指的人?
还有到底是要如何的天才,才能在众人以为成为斗者便算厉害的时候,已向真正
强者级别迈步?

  「留下那女的。」

  少年随意地站着,声音也不响亮,说的话也不多,但在一字一声之间,老者
便已受到重创,体内斗气更已开始乱闯乱转。

  强忍着涌上喉头的鲜血,为了门派、也为了自己的颜面,老者总不能让对方
单凭一句话便将人献出,不过他没有想到,就在自己犹疑之时,少年便冷哼一声。

  刹那间,原先只让人感到伟大、崇敬的山脉有所变化,天崩地裂也无法形容,
在绝对的天灾之下,三人只觉得自己渺小至极,除了眼前看不到尽头的连绵山脉
外,一切都会被毁!

  冷汗湿透全身,身为大斗师的老者与他身旁的后辈相比是强大许多,不过他
已经明白,在眼前少年眼前,三人的实力有如蝼蚁,要捏死根本不会有差别。

  事已至此,老者不敢再有迟疑,在将少女放开后,也鼓劲带走青年,连场面
话也没说。但在最后一刻,少年向他们吹了口气,远超于他们所能想像的强大斗
气,除了将他们吹走外,还轻易便破入体内,暗中将他们的经脉破坏,当他们回
到宗门后才会爆发。

  「你……你,你想怎样?」面对两人之间绝望的实力差距,少女银牙暗咬,
勉力地面对,无奈结巴的话语已把她真实情况表现出来。

  「纳兰嫣然,是吧?」少年淡淡地问道。

  美丽的双瞳睁大,自己明明只是个三星斗者,虽然以年龄来看算得上是天才,
但怎么会有强者记著名字的?

  对话没有继续,也没有继续的必要,少年的衣袖一挥,四周的斗气就像苏醒
过来,一道强风划破了纳兰嫣然的衣衫,将她洁白如雪、才刚发育的娇躯展现。

  「跪下!」

  威严的声音响起,就像是至尊帝皇的命令,纳兰嫣然完全无法有任何反抗,
听在少女耳中就等同于圣旨,就算内心知道是多么羞耻的行为,但她还是乖乖地
光着身子跪在地上。

  「未来炎帝的未婚妻,没想会是这么可爱,而且还很乖巧。」

  少年的说话让纳兰嫣然理解不能,但也没给多时间让她可以去思考,一双小
手已开始把玩起那对刚开始隆起、有如小鸽子的椒乳,别说未经人事,以纳兰嫣
然的性格和年纪,连身体所涌起的刺激到底是什么也不知道。

  「放松,不用抵抗,这些全都不是痛苦,只要你全部心神投入,就能够品味
当中的快乐。」

  少年的话就是道理,在强大的精神力差距下,轻易便成功入侵、控制了纳兰
嫣然的思维,她的心中受到影响,完全无法兴起任何抗拒、挣扎,顺从地跪在大
道之上,任由少年捏玩。

  「来,先深吻一下后再把我的阴茎含着。」少年解开裤子,把已经挺起的阳
物抵着纳兰嫣然的小嘴,以她不曾想像的方式夺去她的初吻。

  受到控制,纳兰嫣然在献出初吻后,樱唇努力地张开到极限,将笔直向天的
巨大肉茎纳入自己口中,将自己的小嘴化作肉穴,在少年的要求下开始前后套弄
起来。

  「对、对,就是这样,舌头也不要闲着,要来回舔,舌尖更加要在马眼上动。」

  少年俏丽的容貌早已因欲念而充满狂气,双手抓着纳兰嫣然的头,彻底地将
她当成发泄性欲的玩具。

  在少年的要求下,纳兰嫣然嘟起嘴巴,摆出像是章鱼的表情吸吮着他的龟头,
用真空吸为他送上刺激。

  「唔,这眼神还是不够爽。」少年看着纳兰嫣然茫然的眼神,想了想后在她
耳边弹了一下手指。

  以斗气对脑袋施行刺激治疗法,纳兰嫣然原先没有神彩的美目回复了光华,
但在她意识到正在发生的事后,才惊恐地知道自己的身体完全没法控制,两行清
泪不由得从眼角流下。

  「很讨厌是吧?很恶心是吧?只是让你略为清醒,要你清清楚楚地自愿坠落。」

  愉快的声音诉说着少年内心的欢乐,单纯凌辱早已不能满足,在狂笑间他再
弹了一下手指道:「我的爱抚、触碰,会让你感到是原先十倍的刺激,就算只是
插你的口也会让你泄出来呢。」

  「呜呜呜呜呜!」被阴茎完全占据的口腔,只能发出意味不明的声音,不过
纳兰嫣然渐渐变得通红的娇躯,显然正违反她内心的意愿,不时刺入喉咙的巨大
龟头,在为她带来难受以外,居然还有丝丝幸福感,让她想到小时候与家人和睦
在一起的时光。

  就在少年享受着纳兰嫣然的口舌侍奉,耳中也听着她那被变形的哀鸣声,与
此同时,一阵阵规律、整齐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显然是运送货物的车队。

  起初是有点不快,但想了想后,少年发出会心微笑,一个简单的玩弄计划便
已在心中形成。

  「张开嘴。」

  把阳具从纳兰嫣然口中抽出,扬首向天的玉龙不断地抖动,向她青涩的脸上
喷洒出大量精浆,连她细长的睫毛也被沾得一片乳白,浓稠的精浆缓缓滴落,将
她视野变成纯白世界。

  为什么?这是纳兰嫣然很想问出口的问题,也是此刻在她心中盘据不去的困
惑。不是为了自己的遭遇,在修行时也耳有所闻,实力不足的女性,偶然会因美
貌而受辱,而且事已至此,也已无法改变。她想知道的是心底的幸福愉悦,到底
是从何来?

  「呵呵,真舒服!」少年用纳兰嫣然的俏脸刷掉龟头上残留的白液后,一把
将她拉到通道旁的丛林。「听听,正有一队车队要经过,想来是到乌坦城去,我
们可以玩得更爽。」

  在少年命令下,纳兰嫣然弯下她柔软的腰肢,玉手抓着树干,将才开始发育、
还不够圆润的屁股抬起,被染成雪白的脸容对着通道,通过精浆的间隙望向前方。

  大约半小时后,车队的声音连纳兰嫣然也已能听到,不过她目前的状况可一
点也不好。脸上的精浆早已变干,黏着她的肌肤,眼皮更是只能张开一线,隐约
看到光暗,双手双腿和腰肢更因一直摆着相同姿态,早已疲累不堪。

  但她只略为分开、正由雏嫩迈向成熟的肉唇,因少年暗示达至十倍感度,早
已在他的抚弄下完全湿透,玉腿内则也已出现两条小溪,源源不绝的淫液从细小
孔洞流出。

  方才发射过的阴茎依旧坚挺,硕大的龟头一直在嫩唇上来回磨擦,暗红色的
棒身满是纳兰嫣然所流出的淫水,看起来就像造型怪异的宝剑,映照着穿过林间
的光芒。

  「听听,他们快来了呢。」

  少年整个身子伏在纳兰嫣然身上,两人的重量全都靠她双手双腿支撑,早已
根疲力竭的她,四肢已不断地抖动,彷佛只要再多一点点重量,她便会整个人倒
在地上。

  「快到了呢,忍忍啊,别叫出来。」话一说完,少年腰肢便向前推,雄伟的
阳具化作无坚不摧的肉剑,刺入纳兰嫣然从没有人进入的处女地,那片薄薄的纯
洁象征连略加阻止也做不到,便已化为细碎的碎片;表示破身的丝丝红带,也从
两人的交合处流出。

  其实少女根本就没法叫出来,她的嘴被身后的少年掩着,两根手指更夹着她
的丁香小舌,指头也偶然伸到她喉咙深处,强迫她习惯这名为『深喉』的状况。

  运货的车子发出吱吱响声,纳籣嫣然可以判断出车队已离两人很近,身后少
年也已开始晃动,在她的嫩穴内挥舞起来,粗长硕大的阴茎,每一次挺入时总会
冲击着她的宫口,如同打桩的动作,一次又一次撑开她的阴道,将性的快感植入。

  啪啪啪啪啪……是连续不断的肉体碰撞声,是少年的胯间与纳兰嫣然屁股碰
撞时发出的声音,或许是因为视力只剩不多的关系,纳兰嫣然觉得啪啪啪的声音
响亮至极,她更担心会被人发现自己正翘起屁股,任人抽插的可耻模样。

  「停!」不曾听过的男人声音从前方传来,对此纳兰嫣然是紧张得全身绷紧,
才刚破身的阴道也用力起收缩,紧扣着将入侵的阳物。

  「其实呢,刚才你的衣服我只是毁去大半,还留了下些衣角啊、肚兜边之类,
他们绝对会看出,在不久前有个女的在路上脱光光。」起初是在纳兰嫣然耳语,
但到后来更是欢愉地笑起来,因为就算是在身后,少年也已看到她那苍白的脸色,
以及混合著惊恐与羞耻的表情。

  在安静的气氛中,纳兰嫣然就只听身后抽插自己的声音,以及与痛楚一同涌
上的快感,让她好想、好想发出意义不明的叫声,但那偶尔刺入喉头的手指,总
会将叫喊打回。

  停下许久的车轮声再次出现,而她也听到身后少年轻啧了一下,显然甚为失
望,接下来便是车队渐渐远去,直至听不到为止。

  「真没趣啊,还以为他们会走过来。」掩着嘴巴的手放开,少年一手摸胸、
一手抱腰,给予纳兰嫣然新的命令,让她在嫩穴被插入下走回大道。

  手足酸软,在完成命令后,纳兰嫣然便趴在地上,只有屁股高高地抬起,鲜
艳的肉穴在不断被抽插下,早已与少女的意志无关,肉壁用力地收缩挤压,子宫
口贪婪地吸吮着阳具,渴求着精液。

  冷哼一声,少年腰肢更为用力地向前顶,硕大如蛋的先端突破了某个关键,
进入一个新的场所,强烈的痛楚与快感让他身下的少女高叫起来,但当温热的精
浆射在娇嫩的子宫后,过度剧烈的刺激让她双眼一片迷蒙,只能张开嘴、伸出舌
头喘气。

  硬挺的阳物没有衰竭的迹象,一发又一发地喷射,没多久后,纳兰嫣然原先
平坦的小腹微微鼓起,是大量精液积聚在子宫内造成。

  最后当完事后,少年将肉茎从中抽出,她那被强行撑开的嫩穴中不断地流出
乳白精浆,可爱的嘴巴张开着喘气,整个人完全贴在地上,激烈的快感已突破她
心灵防线,脑中一片空白,连自己在做什么也不知道。

  但少年并没有就此结束,他将纳兰嫣然转了转身,让她躺在道面上,然后不
断踩在她略为凸起的腹部,让她的肉穴化作喷泉,向大地洒出白色雨水。